北京
地图找房
试试条件找房
区域
  • 区域
  • 昌平
  • 大兴
  • 通州
  • 顺义
  • 房山
  • 门头沟
  • 海淀
  • 朝阳
  • 丰台
  • 石景山
  • 东城
  • 西城
  • 平谷
  • 密云
  • 怀柔
  • 延庆
  • 北京周边
  • 海滨
  • 天津
  • 秦皇岛
  • 涿州
  • 燕郊
  • 廊坊
  • 大厂
  • 香河
  • 固安
  • 永清
  • 怀来
  • 海外地产
单价
  • 单价
  • 10000以下
  • 10000-15000
  • 15000-20000
  • 20000-30000
  • 30000-50000
  • 50000-70000
  • 70000以上
户型
  • 户型
  • 一居
  • 二居
  • 三居
  • 四居
  • 五居
  • 五居以上
物业
  • 物业
  • 普通住宅
  • 花园洋房
  • 自住型商品房
  • 住宅底商
  • 购物中心商铺
  • 公租房
  • 别墅
  • 商铺
  • 写字楼
  • 公寓
立即筛选
区域楼盘
区域楼盘 为您推荐关注度高的楼盘

为您推荐关注度高的商圈

特色楼盘
特色楼盘 精准匹配您的买房需求
最新开盘
最新开盘 提前掌握第一手开盘信息

提前掌握第一手开盘信息

居室面积
居室面积 根据户型面积找到属于您的楼盘

根据户型面积找到属于您的楼盘

房产百科

百科知识

让你变身为购房专家

  • 这些特殊房屋能否进行房屋继承?

    随着房价的不断攀升,房产问题成了时代热议的话题,“房二代”、“拆二代”一夜之间成了时代衍生的社会名词。在动辄百万的房产面前,房屋由谁继承成了很多房主的心病。在京郊,特殊房屋的继承案件逐年增多,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家庭建房时孩子已成年 房子是否也有份?王武林与杨秀夫妻俩于1988年在村里所分的宅基地上建起房屋。建房时,儿子王晨与女儿王丽都已成年。为了提升建房的工作效率,在建房时一家四口作出了明确的分工:王晨帮助父亲一起盖房,杨秀负责采购原料,王丽负责做饭。经过家人一年多的努力,六间房屋拔地而起。房屋建成后,王晨与王丽相继结婚。在王武林看来,自己的房子以后肯定要留给儿子和儿媳。为了让王丽风光出嫁,王武林举债给了王丽一笔丰厚的嫁妆。但这却引发了姑嫂之间的矛盾。王晨之妻李娟认为,自己答应嫁给王晨就是因为知道王家就王晨一个男孩,按照农村习俗,王家的东西将来都应该是王晨的。王家在不富裕的情况下举债给了王丽如此丰厚的嫁妆,是对自己未来利益的侵犯。而王丽则认为,父母虽然看似让自己嫁得风光,其实是将自己当成了“泼出去的水”。王丽一直认为是哥哥嫂嫂怂恿父亲用这些嫁妆堵自己的嘴。眼看姑嫂之间的小矛盾不断,为了防止日后财产分配上出现问题,王武林与杨秀二老留下遗嘱,表明将来将六间房屋全部留给儿子和儿媳继承。二老去世后,兄妹两家的矛盾更加激化,甚至还大打出手。王丽一怒之下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自己的房产份额。法官说法:在农村,很多人认为只有在家庭建房时出钱或者亲自参加劳动,才叫做法律上的“出工出力”,才有资格享受对于房屋的权利。而在司法实践中,家庭成员只要在建房时已经成年,且具有相应的劳动能力,就视为其在建房过程中出资出力,除非对方有充分的证据予以否认。具体到本案,王武林与杨秀夫妻俩以遗嘱的形式处分自己的财产本身没有问题,但建房过程中,王丽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虽然王丽仅仅是通过做饭的形式完成相应的“后勤保障”,但这却解决了王武林等三人的后顾之忧,也是对建房这一“家庭工程”的分担,应视为对于房屋建造出资出力。所以法官在综合王家人在建房时的贡献大小酌情进行分配,将南侧半间房屋判为王丽,其余归王晨。单位的福利分房 是否专属于某个人?1989年8月,王清单位开始出台分配福利房屋的文件,以每平方米520元的价格出售单位的房屋。虽然属于内部房子,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王清根本无力负担几万元的房款,而他仍报名参加分配,占据了单位房屋分配的优先权。在王清凑钱期间,他认识了单亲母亲张芳。半年后,王清就同带着10岁孩子的张芳登记结婚了。1991年年底,王清凑齐了3万余元购买了单位的一套福利房,并将房屋登记在自己名下。王清夫妇搬进了新房,共同承担起了对于张芳的儿子张松的抚养责任。婚后,王清想要一个自己和张芳的孩子,但是一直未能如愿。王清觉得张芳一直没有怀孕,是因为顾及张松的感受所致。所以,王清与张芳的感情逐渐出现裂痕,同继子张松的关系也出现了问题。2011年,张芳因病去世,王清与张松因家庭琐事关系更加紧张。后张松起诉至法院,要求继承母亲张芳的遗产份额。而王清表示房子是自己福利分房所得,属于自己个人财产,不同意张松的诉求。法官说法:福利分房是特殊时期的房屋取得形式,分房福利的获得与分房人的身份密不可分,所以很多产权人认为房屋的产权专属于自己。但实际上,我国婚姻法对于夫妻共同财产有明确的规定,对于房屋等不动产的产权认定,主要基于房屋取得的时间是在婚前还是婚后这一特定时间进行判定,对房屋产权的性质并无明确要求。具体本案中,虽然王清单位在1989年就开始了福利分房,但此时王清由于经济原因并未购房,而是在与张芳结婚近一年后才购买房屋,房屋产权的取得已经在婚后。所以对于该福利房屋,张芳应该具有相应的产权份额。张松应该和王清及张芳的父母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一起继承张芳的房屋份额。限价房购买资格 是否能够继承?限房价、限地价的“两限”商品房,成为高房价下很多“夹心层”的选择。王平就在2011年的时候以自己的名义,幸运获得了当地限价房的购房资格,仅需周边均价70%的房款就可以购买。为怕夜长梦多,王平立即与当地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了商品房预售合同,并按照相应要求支付了定金及购房款。天有不测风云。在房屋产权登记之前,王平却在一次车祸中丧生。王平之子王欢在处理王平的后事时被房产公司告知,由于王平因不可抗力死亡,双方的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所以王欢可以领回王平支付的相应价款。王欢认为,自己作为父亲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应有权继承父亲的购房资格,可以代替父亲履行该限价房屋预售合同,所以要求房产公司继续履行过户手续。法官说法:限价商品房是具有很强的人身属性的房屋,是国家给予某一特定群体购房的优惠政策,不具有普惠的性质。实践中,各地对于购买限价房的资格均有严格的限定。包括个人收入和无房证明等条件限制,可以排除相当部分的人群进入限价房购房群体中。而且在限价房资格的获取时,也并非“一一对应”的关系,甚至很多购房人资格是通过摇号的方式获取。本案中,王平是以个人身份申请限价房资格并获得批准,在此过程中,王欢并非该房产的共同申请人,所以该房屋购买资格仅专属于王平。法院后认定,王欢无权继承该购房资格。

  • 房产继承份额问题:父母的房产不一定是你的

    房产继承份额问题:父母的房产不一定是你的!按照规定,法定继承人包括死者的配偶、父母、子女等人,如果法定继承人不只一个,而房产只过户给其中一人的话,需要其他人的书面表示放弃对房产的继承。下面我们来看看详细继承份额分配情况:小王的爸爸去世,家里除了小王、爷爷和妈妈还有两个姑姑和大伯,这样的房子,小王的法定继承份额是多少?提醒:遗产继承既涉及证据的收集审查和事实的认定,又涉及法律的适用和权利义务关系分析,当事人一般难以自行做出准确判断,故在出售继承的房屋前,应当先办妥继承手续,确认继承份额,并在房地产管理部门办理完成产权转移登记后,再上市交易,避免交易纠纷。

  • 继承手续未办完不能着急卖房

    2015年5月2日,白某父母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去世,留下一套位于荔湾区的房屋。白某为免睹物思人,乘房市回暖欲办理继承公证,将该房屋过户到自己名下后出售。在办理继承手续时,白某在朋友介绍下,与买家李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保证该房屋仅有其一人继承及愿承担由此产生的违约责任。买家李某依约向白某支付定金3万元。之后,白某取得继承公证书,发现载有另一继承人何某。白某经调查得知,何某为白某父亲与前妻所生,双方多次沟通,却没达成一致出售意向。终,因何某拒绝出售房屋,导致交易不成,白某返还双倍定金给买家李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