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银亿跨界转型遭遇“车祸”

搜狐焦点北京站 2019-07-11 08:05:3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投入近120亿元海外收购3家汽车零部件公司,但表现未达预期,ST银亿业绩下滑明显。

“以前,很多宁波人住的是银亿建的房子。以后,银亿的产品有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宁波人开的汽车里。”对于进军汽车产业,银亿创始人——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曾雄心勃勃。如今看来,这样美好的憧憬,也只能停留在曾经了。

6月17日,ST银亿、ST河化及康强电子三家上市公司同一天发布公告称,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曾经的超大房企在多元化道路上轰然倾覆。

值得注意的是,银亿集团申请的是破产重整。也就是说,这是银亿主动发起的,而非来自债权人的申请。按照《破产法》第二条规定,有以下情形的可以向法院申请重整、和解或者破产清算: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或者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由此看来,银亿目前是无力还债,想要通过重整来摆脱困境。

眼下,银亿正在等候来自宁波中院的受理批准。按照规定,法院应当自收到破产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裁定是否受理,或者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十五日。截至目前,宁波中院还未公布是否受理。按时间计算,7月14日之前,会有答案。

1 银亿看好汽车行业全力转型

上世纪90年代,房地产投资浪潮风起云涌,银亿入局。在房地产行业寒冬来临的2015年,银亿果断转型。

“汽车和房地产一样,都是万亿级别的市场,我们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一直以来熊续强都认为,汽车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轻量化、智能化和电动化将成为主流,他更想抓住这一趋势。2015年,银亿将自身定位为“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综合性公司。为了踏入高端制造汽车零部件领域,2016年,银亿相继买下美国ARC集团、比利时邦奇和日本艾礼富,三笔收购分别用了34.27亿元、71.1亿元和13.9亿元。次年,银亿集团充当过桥收购的角色,ST银亿先后通过发行股份收购了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全资子公司西藏银亿旗下宁波昊圣、宁波圣洲旗下东方亿圣的100%股权,实现了对美国ARC集团、比利时邦奇集团的控制。资料显示,美国ARC曾是通用、大众、福特等知名汽车品牌的零部件一级供应商;比利时邦齐更是抓住了自主品牌难以开发自动变速器以及爱信、ZF等巨头难以满足自主品牌需求的市场机会,开发了江淮、众泰、海马等自主品牌客户。此外,全资收购的全球第三大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日本艾礼富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传感器技术和安防产品制造技术。

彼时,随着银亿集团一波巨资收购的神操作,渤海证券、财通证券等都在研报中认为,银亿相继收购美国ARC及比利时邦奇,战略转型高端制造后,发展前景广阔,盈利能力大幅提升,并给予“增持”评级。受益于大手笔并购,ST银亿在2017年营收实现127.03亿元,同比增长2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1亿元,同比增长134.76%。

同时,ST银亿的收入结构也发生了剧烈变化。数据显示,2016年ST银亿营业收入中,房产销售收入占总营收比重高达70.77%,汽车零部件收入仅占18.11%;到了2017年,汽车零部件收入比重涨到63.55%,达到80.73亿元,房产销售降至28.67%。2018年,汽车零部件的比重为57.12%,金额为51.23亿元,房产销售收入回升至31.75%。根据三年的收入结构变化,可以看出银亿的确是在转型。

2 汽车项目收购存潜在问题惹争议

行业相关人士向新京报记者坦言,美国ARC主要制造安全气囊,但美国公司制造安全气囊是有一定压力的,因为中国有超低成本、日本有精细技术,美国没有太大优势。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银亿收购的几家外资零部件企业,并不值得付出这么多现金。原因是,这几家企业在全球市场来看的确在某个特定的细分市场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它们要么是核心技术含量不足,要么是经营上出现某种问题,使其失去了长期稳定的客户。

其中,比利时邦奇争论最大。宗申产业集团战略投资管理中心在2015年出具的一份针对邦奇公司CVT项目调研报告显示,该公司战略管理中心经过详细技术比对和分析认为,虽然未来5年CVT技术增长有一定空间,但主要空间是在中国市场。与此同时,未来随着混合动力和电动车市场份额的扩大,CVT技术的应用和竞争力将大大下降。该中心因此建议集团对邦奇公司的投资为“财务投资”。

“CVT是一种传动技术,开起来稳当,而且不容易坏,但不算太先进。一些小排量的车型用CVT,还是挺好的。当然,它不太适合大扭矩。因为平顺、省油,日本车特别愿意用,但日本现在的很多技术都是ECVT,用在电动车上。”国内某合资车企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CVT是不错的技术,日本的比较好,比利时邦奇公司做的产品也不错,并被很多企业应用。但随着目前自主品牌分化,越来越多的自主品牌已经在独立生产变速箱,或比如奇瑞、吉利,部分产品选择6AT+MT的技术。因此,邦奇的生意就寡淡了许多。”

显然,选择比利时邦奇为其供应商的基本上都并非行业头部企业,且这些企业自己的日子也都“不太好过”。也正因如此,宗申集团的投资分析才认为,这个市场“有空间,但有限”。

6月22日,新京报记者就“破产重整,是否会对比利时邦奇、美国ARC业务产生直接影响以及目前各家企业的生产情况”等问题采访ST银亿方面,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复。面对未来,业内人士分析称,或许真的没有银亿想象中那么乐观,市场还是存在着很多风险。

3 市值蒸发逾300亿元深陷困局

如果说,三家上市公司在同一天发布公告,将银亿集团的伤口彻底撕开。那么在2018年所经历的债券违约、大股东资金占用、ST戴帽、抛售项目求生、股权质押经历被动减持以及司法冻结这些接二连三的麻烦,就已经把银亿逼至了危机边缘。

去年6月19日,银亿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从原先的400多亿元,逐渐蒸发到现在的不到80亿元。而在还没有陷入困局的2017年,银亿曾一度实现783亿元的销售收入,跻身当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居宁波百强企业前三名。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银亿为了从房地产跨界进入汽车行业,完成收购美国ARC公司,除自有资金之外,恒丰银行还为银亿控股发放了5年期限的2亿元贷款,其还曾向CAP-CON借款。根据ST银亿当年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显示,2015年11月26日,银亿集团及其他潜在购买方收到全球竞价出售比利时邦奇全部股权的非约束性报价邀请函。2015年11月30日,银亿集团向前次交易卖方递交了非约束性报价。2016年1月15日,银亿集团向前次交易卖方提交了最终的约束性报价。2016年3月6日,银亿集团通过其间接全资子公司东方亿圣与比利时邦奇的全体股东及收益权凭证的持有人签署相关协议,约定由东方亿圣收购比利时邦奇100%的股份及100%的收益权凭证。2016年7月15日,各方签署替代协议,同意由香港亿圣替代东方亿圣作为收购方履行相关收购协议。2016年8月,各方最终确认交易对价为948236228.70欧元,由东方亿圣和香港亿圣分次完成支付。

此外,在比利时邦奇近80亿元的收购中,银亿的自有资金占了至少50%,其他为银行贷款。其中恒丰银行1.2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35亿元)、中国银行1.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2亿元)和南京银行1.65亿元保证金等抵质押贷款,此外法国巴黎银行等财团还提供了1.4亿欧元的授信(折合人民币10.23亿元)。对日本艾礼富的收购,出资主体引入了有限合伙,进一步股权穿透显示,实质上熊续强为支付收购资金,引入了比银行贷款利息更高的资金。

数据显示,三笔收购的费用占据了2016年银亿集团652亿元销售收入的18.4%。当年为了支付这三笔资金,熊续强可以说押上了他以及他控制的公司实体在ST银亿的全部身家,来换取现金流。

事实上,银亿对比利时邦奇和ARC是寄予了很大希望的。然而,在汽车行业整体下行的情况下,两起大手笔汽车零部件收购的收益并不及预期。ST银亿2018年年报显示,其2018年营收为89.7亿元,较2017年下滑29.39%;净利润亏损5.73亿元,同比大跌135.88%,这也是ST银亿最近五年首次出现亏损。在这个漫长的寒冬里,美国ARC、比利时邦奇也都没能兑现原定的净利润承诺。因此,东方亿圣计提了9.37亿元商誉减值损失,宁波昊圣计提了8400.52万元商誉减值损失。受商誉减值损失的拖累,ST银亿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增加至13.47亿元,这对净利润产生了同等额度影响。

4 收购遇市场寒流爆发资金危机

“根据现在的市场状况去质疑此前的收购也是草率的。”至今,熊续强仍认为公司向高端制造业转型并非“一时脑热”。

然而踏上汽车产业发展节奏的银亿,并没能躲过2018年汽车市场的下行压力。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显示,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是28年来首次下滑,整车市场压力自然会直接传导至汽车零部件供应端。根据更新后的2018年年报显示,ST银亿重大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都集中在高端制造业,分别为KEY SAFETY SYSTEMS.INC.、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庆众泰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和郑州日产汽车有限公司,总计金额1.3亿元。对于“是否认为银亿此前转型的步子太过于激进”的媒体提问,在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上,熊续强回应称,“市场就是会有波动的,有高有低也是正常。”

不幸的是,房产企业,或者是不懂汽车的企业,或许能够用资本买来汽车公司或者技术,却很难买来技术上的吸收和融合。虽然同为资本密集型产业,汽车行业却多了一项“耗钱”的属性,很多人都没有耐心等到研发多年、掌握核心技术之后再去切入市场。银亿正是这样缺乏耐心的企业。三年规划,多起收购,左手房地产开发,右手汽车产业,银亿看似通过资本已经进入汽车供应链中,但汽车零部件企业的收购恰恰又是将它拖入深渊的原因之一。

根据公告,银亿申请破产重整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的流动性和债务问题。而重金收购的汽车业务,遭遇市场寒流而无法完成预期盈利目标,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资金流动性。“主观上,公司转型力度比较大,刚好用钱又比较多。”熊续强曾经这样解释。

此外,2017年底有关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堵死了几乎每道资金的出口,市场资金干涸枯竭,在这样的情况下,花了真金白银买来的资产又不能供应资金,还嗷嗷待哺需要资金投入,银亿跨越式发展的路线难免折戟。再加之,由于业务重心转移,银亿这家以房地产开发、工业制造、贸易和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综合性集团,2017年之后,ST银亿基本没有在公开市场拿地。房产收入已然萎缩,汽车零部件脱离原有轨道,这一切都让银亿负债增加,种种因素叠加,最终引发危机。

B10-11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阳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