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偷拍诬告局长:股东恶斗致拆迁安置房烂尾多年

搜狐焦点北京站 2019-06-14 07:42:5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邹成虎从法律上丧失了控股权后,张启飞向宿州中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邹成虎退还其股权转让款,并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宿州中院受理了此案,但截至目前尚未开庭审理。 偷拍者与法人皆被抓 拆迁安置房或将又烂尾 获得公司控股权后,柏基磊开始谋求项目主导权,与邹成虎、张启飞的矛盾进一步激化。《泗县人民政府派驻

邹成虎从法律上丧失了控股权后,张启飞向宿州中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邹成虎退还其股权转让款,并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宿州中院受理了此案,但截至目前尚未开庭审理。

偷拍者与法人皆被抓 拆迁安置房或将又烂尾

获得公司控股权后,柏基磊开始谋求项目主导权,与邹成虎、张启飞的矛盾进一步激化。《泗县人民政府派驻桂花苑项目工作组会议纪要》显示,2018年9月29日,王卫主持召开工作组会议。会议议定,如柏基磊能在10月1日前,打入规划局监管账户1000万元,第二阶段10月底前再打入1000万元保障后续资金,工作组将保障柏基磊在项目上的决策权和监督权,如柏基磊不能按时履行承诺,工作组则重新考虑张启飞方案,柏基磊则只享有工程知情权。

柏基磊未能按时注资,由于缺乏资金,项目再次陷入困境。春节前(2019年1月31日),一条关于桂花苑工地2018年农民工工资一直拖欠不发的留言,出现在人民网关于安徽省委书记的留言板下。与此同时,关于项目工作组组长王卫涉嫌腐败的举报信也在安徽省委巡视组和宿州市、泗县两级组织纪检部门大量出现。

对于该留言,苏州市委办公室回复称,今年2月底3月初,承建单位已先行支付部分工资,剩余工资待核实后将陆续支付,此事已移送至公安部门查处。

3月12日,泗县公安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为由将德世宇公司法人邹成虎刑拘。3月26日,又以涉嫌合同诈骗为由对其执行逮捕。对此,张启飞表示,公安局曾找他了解情况,他坚持表示两人之间是经济纠纷,不是合同诈骗,“民不告、官不究”。

在针对王卫的举报经查证系诬告后,泗县公安局以涉嫌诬告陷害为由将陈奎刑拘。6月3日,泗县检察院向北京时间记者表示,陈奎涉嫌诬告陷害,已于5月9日被批捕。对于陈奎的被抓,其妻儿似乎并不很担心,她们认为,陈奎很快就会被释放,都用不了两三个月。

对于陈奎涉嫌偷拍诬告,有人认为系柏基磊指使,证据是2016年12月16日,柏基磊曾与陈奎签订《委托书》,委托陈奎为全权代理人,代为行使在德世宇公司的股东权利及履行股东职责;而在此后一次柏基磊主持召开的股东会议上,陈奎亦作为记录人参加。对于这份委托书,柏基磊向北京时间记者表示,他当时临时有事,就委托了陈奎一次。而对于出现在股东会议上的陈奎,柏基磊则表示,这是唯二的另一次。柏基磊否认王卫被陈奎偷拍诬告与他有关。

6月4日,北京时间记者来到桂花苑项目工地实地探访,并以购房者名义咨询项目经理邵某何时能交工。邵经理表示,虽然一二期项目承诺的5月底交工没能按期实现,但6月底应该差不多。至于拖延交工的原因,邵经理称是因为柏基磊承诺向项目注入的资金一拖再拖,直到5月才以高息借款的方式为公司借来600万元,耽误了工程进度。

至于含有155户拆迁户339套安置房的三期工程何时能交工,邵经理表示很担忧。其称,这600万元已基本用完,截至目前仍无新的资金注入,他们也在找资金,但情况不乐观,而一旦没有后续资金投入,那么“只能说变成稍微大一点的烂尾楼”。

对于陈奎偷拍诬告案下一步的走向,王卫并不乐观。他说,现在陈奎等人涉黑的案件还没查出来,陈奎背后涉黑涉恶的人还没抓到,人们不一定敢去指证。王卫判断,陈奎等人涉黑涉恶团伙应该有保护伞。

王卫透露,陈奎团伙涉黑涉恶案,是泗县唯一一个中央扫黑督导组督导的案件,警方起初了解情况做笔录的时候,人们都认为应该借着打黑除恶赶紧说话,就把陈奎团伙背后殴打他人、强买强卖、套路贷等实际案情说了,但是因为有保护伞,一直没深入去查。督导组离开后,有很多人怕了,该团伙则又采取一些流氓手段,导致有的人反而到公安机关翻供,说自己原来说的是错的,反过来说对犯罪分子有利的话。“这个案件你们媒体要是揭开的话,不亚于云南那个孙小果。”——王卫最后对记者表示。

(原标题为《 农民偷拍诬告局长背后:股东恶斗致拆迁安置房烂尾多年》)

责任编辑:钟煜豪

澎湃新闻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