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 作为企业家的王石 可以用伟大来形容

楼市相对论 2018-02-05 09:33:0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我终于明白,王石谢幕了,他想给自己一个交代,也想给一直关心,或者说关注他的人,一个交代。

文 | 宋然

采访 | 宋然

一直到王石端站在台上,从母亲的往事开始讲起,我终于明白,王石谢幕了,他想给自己一个交代,也想给一直关心,或者说关注他的人,一个交代。 

王石的母亲是辽宁人,父亲是安徽人,都说南北结合的孩子比较聪明,或许真是这样。起码在那个年代,王石从军归来后,选择的不是体制内,而是跑去了深圳。

用他自己的说法:为了躲避母亲的强势管束。

王石生长在一个大家庭,家中八姊妹。「我记得九岁的时候,我母亲就让我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家,从郑州到义县小火车两千公里,我带着弟弟妹妹转车,第一站北京,第二站锦州,还有十五里的山路。」

母亲是锡伯族,性格刚烈,从小对王石要求严厉,「不免就发生和她的一种抗拒心」。从军后读大学,母亲对王石的婚姻大事很是操心。

为了能够自由些,王石选择远走深圳。

在深圳,王石很忙,母亲退休后与他同住,却仍然说不上几句话。

「但我记得有天晚上我被响声弄醒了,发现门虚掩,廊道也亮着灯,走到门口发现母亲站在那儿,我很意外,我问妈你有什么事儿吗?她说没事儿。一转身就进了房间。」

「又过了一段时间,也是在夜半时分,我发现门虚掩,廊道灯开着,母亲在往里看,我一下就僵住了,发现我母亲透着廊道的灯光,注视着我睡觉的样子。」

1988年,万科开始发行股票,在那个时候,股票很难卖,王石和团队的人到处推销。王石的姐姐告诉他,母亲将全部积蓄拿出来支持儿子。「我第一次感到了我母亲对我是无条件的支持。」

父亲与母亲却是两种性格,父亲羞涩腼腆,与儿子交流不多。王石常常想说很爱双亲,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即便双亲离去,也未曾听到一句「我爱你」。

他很后悔。

所以他在现场补上了那句欠女儿很久的一句「爸爸爱你!」

王石是从32岁开始创业的。1983年他来到深圳特发创业,第一笔单子是卖玉米饲料。在那个年代,万元户是能上报纸的。而王石在一个月便赚十几万。

就在王石赚到三十万的时候,发生了肥鸡丸事件,声称鸡饲料有致癌素,导致没有人收鸡,饲料便开始滞销。在赔了40万之后,王石开始直面事情的严重性。

他做了一个决定,大胆而疯狂。他将大连、天津、青岛三地玉米库存一扫而光,至此演变成了一场豪赌。

也许真是撑死胆大的,就在货即将到岸时,香港的《大公报》、《信报》澄清事件经过,表明鸡肉是安全的了。

王石成了寡头。

「多年之后我回顾人生的第一桶金,这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创业家,一无所有的时候,有的是想象力,敢闯、不拘束,当然也有赌博心理,实际上我的成功带有一部分的运气和侥幸。之后你会发现,做生意基本都参杂着一些赌博和冒险,而且类似这样的情况很多。创业是需要承担风险的,创业初期往往遇到「赌博」的成分,此时需要创业者有胆识。但是一旦将企业做大时,赌就会造成很大的风险。」

一路走来,王石对于「伟大企业」的定义始终如一。有产品、有品牌、有标准、有信誉,只有这些是不够的。真正伟大的企业要卓越,要对社会文化起到正向推动力,比如苹果公司。

2017年6月,王石正式离任万科董事长一职,他很坦然的面对这次退休。然而在1999年王石辞去万科总经理职务时,他差一点没能承受住。

「第一,我给万科选择了一个行业,房地产行业;

第二,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制度,现代企业制度;

第三,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团队;

第四,我给万科树立了一个品牌。」

王石认为有了这三点,即便没有他,万科也能健康的向前走。万科确实一直没有脱离正轨向前进,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候,仍然保有风骨不变初心。

但是辞去总经理一职的王石却有点「不健康」了。

晚上吃饭、睡觉,第二天早起吃饭,上班都觉得挺平常,但到了办公室一坐,就觉得气氛不对:人呢?

以往,王石一上班,去请示的,签字的,汇报的络绎不绝,但这一次办公室空荡荡,他问秘书人呢?秘书说开总经理会了。

他便一度想要冲到会议室,但想了想,自己毕竟辞职了,那时,「居然心中有一种困兽犹斗的心态。」

熬到下午,郁亮来汇报工作,王石明察秋毫作出指示;第二周,他等着郁亮来,等着给他指示;第三周,他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

王石决定同万科团队做一个彻底的梳理,他选择了公益和远方。

「我的放手不是对万科的现状满足了,而是因为我有一个理想,我想他做到伟大,想要创造一种文化,超越公司本身的行业影响,给社会带来一个正面作用。」

王石当然有至暗时刻,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他似乎成了罪人。

「我成了历史罪人,原来在中国有影响力、有名望的企业家,曾经登上珠峰的人,突然被打翻在地,再被踏上一只脚。我追求的伟大的企业,是要在道德伦理上有至高点的,但现在你都攀登了珠峰了,你的道德至高点还没坟头高。」

王石真正的痛苦在于,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一个热衷公益、有道德诉求的企业家,但在公众中的形象突然成了一个吝啬的,十恶不赦的人,他为此感到孤独、被孤立,甚至有人劝他辞职来给社会一个交代。

「如果自己的言论影响了万科的股价,投资者受损失我会辞职;如果消费者拒绝买万科的房子,万科销售受影响我会辞职;如果万科的员工觉得董事长错了,他们罢工集体辞职,我辞职。但绝对不是为了将来某日的一个评价而辞职,因此,尽管痛苦,但是一定要熬过去。」

人一旦有了最坏的打算,反而对未来将要发生事情,易于接受甚至保持乐观的态度,通过努力坚持,致力于把苦难变成财富。

「当个人的影响力比自己想象得大,当自己的公司对社会的影响力比想象得大时,应该有更多的担当和更多的责任,与忍耐力。」

我们常常发起对「生命的意义」的叩问,它无法跃然在纸上,却铭刻在我们的遗传密码与文化基因中。在某种意义上,生命、乃至这世上的一切,最初本无意义,是具有主动意识的人类,去给予自己意义,并在生命的每一刻,反复将其明确。

在持续的成长中,王石说,他有四件成长法宝与大家分享――此时, 一是坚定的愿景,二是适度的运动(包括无氧运动),三是健康的饮食,四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闻见识人,如来如去。王石的四件生命成长法宝,其实正是他来去自如,不断挑战自我成长史的一个小结吧。

乔布斯那句「记住你即将死去」是每天提醒他生命到底是什么的座右铭。「荣耀与骄傲,难堪与恐惧,都会在死亡面前消失。如果觉察到自己沉溺于担心会失去某些东西时,‘记住你即将死去’会是最好的解药。」

「美是唯一的真实,当它到来时,一切都形同虚设。」即使对未来有种种疑惑,仍依旧充满信心。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