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租价格年前大涨 两居室租金一个月涨了近1000元

搜狐焦点北京站 2018-01-07 09:4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在号称生活着超过28万人口的“全亚洲最大的社区”天通苑,一位中介人员说,附近房子的租金在过去的两个月间有所上涨。“本来就5000块上下,现在快6000了,”

本报记者 刘诗萌 北京报道

“最近找房子,最明显的感觉就是6000元以下的都没了。”12月底这个北京传统的租房淡季,在亦庄的一间整租两居室中居住的小周却发现,当她浏览租房APP时,原本5000元出头,讲一下价甚至可以降到5000元以下的房子,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与她5月份租房时相比,现在的租金价格涨了将近一千元。

这并不是个例。1月3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京北、京南多处大型生活社区时发现,无论是单间还是整租一居、两居室,租金都有所上调。“一居和两居室的话,一千不敢说,少说也涨了600块。”一位中介人员告诉记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中心研究员邹琳华对记者表示,北京租金的上涨,主要是规范租赁市场造成的,如果实施租购房同权的话,由于非正式出租房仍不能享受公共服务,正规的出租商品房租金有可能进一步上涨。

两居室租金 一个月涨了近1000元

在号称生活着超过28万人口的“全亚洲最大的社区”天通苑,一位中介人员说,附近房子的租金在过去的两个月间有所上涨。“本来就5000块上下,现在快6000了,”他告诉记者,许多出租房屋的业主都想要趁此机会“两居改三居”,多赚取一些房租。记者前去询问的时候,正好有一家人来到门店,准备将自家的房子托管给他们进行出租。

天通苑以南的上地地区租金价格更为高昂,整租两居达到6500元,一居也要5000元上下。麦田地产的中介何先生在附近租了一个单间,租金为2500元。“租的时候觉得租贵了,可现在觉得还挺合适的,这会儿基本上已经是一房难求了。”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往年,租房的高峰期有两个,一个是是春节后,大批外来打工者春运返京形成住房需求;另一个是暑假前后,毕业生离开学校走上工作岗位,需要另找住处。年底和年初则是租房的淡季,大部分人都准备回家,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集中租房。

“现在就是淡季不淡,至于年后会不会再有高峰,我也不好预测。”何先生说。天通苑附近链家的一中介人员同样对记者表示,附近的房子基本上都已经全部出租了,只有回龙观有较为便宜的,三四千块的房子,而相对应的楼盘也较为老旧。

在京南的黄村,链家的中介人员向记者推荐了一套50平米的一居室,月租3500元,同样位于建筑年代比较久远、没有电梯的小区,还是顶层。“库存不多了,大部分都是4000元往上的,估计这一个月也补不了多少房。”他说。

安居客发布的《中国住房租赁蓝皮书》显示,2017年全国租房需求同比增长57%,第四季度租房需求同比增长71%。随着租房需求量的上升,全国人均月租金也呈上涨趋势。其中,北京人均月租金为2795元,同比上涨14%。

规范租赁市场

对于房租的反季节上涨,邹琳华指出,租金的上涨是规范租赁市场造成的。以前很多人租住在城中村、小产权房、地下室之类的非正式出租房里,随着租房市场的规范,可租房源供给下降,租金就涨了。

此前,《华夏时报》记者也曾报道,2017年11月底北京加速整合出租房市场,待租房源的急剧减少,租金应声而涨。走访过程中,黄村一家我爱我家门店的中介许女士表示,据她观察,黄村位置处于大兴区,是近期北京集中清理排查安全隐患工作的一个重点区域,许多违规公寓最近都被关停,房源供不应求,业主纷纷加价出租。她告诉记者,我爱我家公司的系统上有两种房源,一种是其旗下品牌“相寓”的房子,一种是业主直租的房源。前者价格由公司控制,较为稳定,但后者月租在这两个月当中涨了将近1000元,直到新年前后才逐渐稳定下来。

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对记者表示,租赁市场其实也是需要强调“多快好省”的导向。其中“多”是指要积极增加租赁房源,尤其是在一些农民租赁住房违规整顿后,相关房源的供应就应该积极增加,尤其是机构类房源。“快”就是指要让房源的供应节奏加快,在租房甲醛事件后,预计后续房源管控会严厉,但也要求行政管控积极为租赁房源入市提供便利。“好”就是指房源应该是标准明确、质量过硬的,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租房的目的。“省”就是要降低成本,尤其是降低承租者的租房成本,比如说要通过各类财政补贴等来降低。如果能做到这几点,那么房租本身就可以实现降低;但如果做不到,比如说没有“多”,那么就难以实现租金的“省”。

链家集团董事长左晖在最近举行的论坛上也指出,缺少价格合理、可满足基本居住需求和安全保障的住宅是长期存在的问题。以北京为例,大概有500万服务业的劳动人口居住,他们的平均收入在5000元左右,月付租金500元,房租负担比大概10%。而今天北京的标准住宅,一间房子平均租金大概2200元。换句话说,北京缺乏大量的500元到2000元之间的标准住宅。

更多供应落地仍待时日

然而,要尽快弥补上这一缺口,也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2017年12月中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支持专业化、机构化住房租赁企业发展。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

这一政策指向,与过去一年我国在几大试点城市推行的租售并举、租售同权政策具有一致性。在政策引导扶持和市场需求驱动下,住房租赁在2017年形成了万亿级的新市场,长租公寓、REITs、信用租房等也成为“风口”。58集团发布的《2017—2018中国住房租赁蓝皮书》预计,未来3年,在一线城市租房需求持续强劲和新一线城市租房需求全面爆发的双重引擎下,全国住房租赁市场的成长空间非常广阔。

中国排名靠前的地产商也纷纷推出长租公寓项目,比如万科布局100万套长租公寓的远期目标,2018年底预计开发15万套;碧桂园计划在3年内建设100万套长租公寓,40万自主开发,60万套靠创新模式拓展;华润置地宣布长租公寓正式落子深圳,发布四条全生命周期的产品线。

然而,在看起来供应势头良好的形势下,北京等一线城市租赁房源供给不足仍是市场的一大痛点。邹琳华指出,长租公寓建设开发是需要一两年时间的,供应量的提高需要有个周期,短期不容易大幅增加。而记者在实地走访中,也发现北京市场上目前存在的大部分品牌公寓,租期仍然是一年,并没有真正形成“长租”。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认为,租赁市场调控核心依然在土地与房源供应上。租赁政策频发,创新太多,在不改变供需的情况下,租金可能会加速上涨。

来源:华夏时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