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债务应依法依规由股东清偿 还不了就该破产清算

楼市眼 2020-11-20 15:44:18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蛋壳公寓高管人间蒸发,“高管都不在北京”,沈博阳、丁建伟等手机均处于关机或停机状态。 “中层不可能不经过高管同意接受采访”,“就是没钱!”

员工讨薪,合作商讨债,房东讨租金,租客退租金押金,多地蛋壳公寓公司门前遭拉横幅讨钱。现场闪烁无数双冒火的眼睛。

相对应的是,蛋壳公寓高管人间蒸发,“高管都不在北京”,沈博阳、丁建伟等手机均处于关机或停机状态。 “中层不可能不经过高管同意接受采访”,“就是没钱!”

蛋壳已经“稀碎”。

北京市住建委为此已成立专办小组,“希望能平稳解决此事,后续处理方案会及时公布”。

财报披露从成立到2020一季度亏损高达50亿时,蛋壳实际已经“破”了。随着资金链断裂,疫情持续,债务越堆越高,蛋壳再难孵出蛋了。

吊诡的是,这样一个濒临破产清算的公司,居然能通过“我爱我家接盘”的不靠谱传闻,股票连续多日拉涨。对“我爱我家”来说,同样股价猛涨,名利双收。

明天再换一个“某某公司接盘”,在资本市场上是不是能再收割一拨韭菜?

这会不会成为未来中国上市公司垂死挣扎的一种常态?

如果这样的操作见效,万劲研究院建议政府相关部门直接冻结法人股东的蛋壳公寓股票账户就可以,员工合作商的钱也好,房东租客的钱也好,总归是要法人股东还才合理吧?

据天眼查消息,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白领公寓品牌。公司于2015年1月在北京成立。2020年1月17日在纽交所上市。有报道称,蛋壳公寓管理房间超过40万间,累计服务用户100万以上。

目前公司法人代表是高靖,也是蛋壳公寓CEO,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士学位,持股比例为57%。公司核心成员有5人:沈博阳、崔岩、张政、丁建伟、刘京。他们基本情况如下:

(图片来源:万劲研究院截至天眼查页面,下同)

从蛋壳公寓的融资历程看,除天使轮由领英中国总裁沈博阳投资外,A轮起投资方不乏知名企业。

一般来说,投资协议中会有相关风险共担条款,目前蛋壳公寓的欠账应当追溯到蛋壳公寓这些仍持有相当股份的投资企业和核心成员,依法依规偿还债务。而不是让利益受损方普遍感到愤怒与迷茫的“拖”。

“拖”只能使市场更加混乱不堪。

或者设定破产倒闭时间表,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由债权人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总之,要及时充分保护好各方的利益。

包括长租公寓在内的房屋租赁市场自从企业化运营后,一直是在租客与房东的憎恨与唾骂声中野蛮生长。纠纷与维权是每分每秒都在发生的事情。

对租客是乱收房租与各种费用,强收中介费,强收押金不退,强行逼人退租且不退租押金,租客不从则换锁断网断水断电、封门围堵、谩骂、暴力驱赶等。

对房东是坑蒙拐骗,违规打隔断,厨房、卫生间、阳台、地下储藏室等违规改成卧室出租,减付不付或拖欠租金,威胁强逼房东长租或随意退租。

链家、我爱我家、中原、麦田、自如,有名的没名的,不被投诉的租房中介几乎不存在。

互联网时代的租赁公司有一个更有力的压榨租客的工具,就是“租金贷”。不少租客事前并不知情,签完协议才知道“被开通”了租金贷,它的一个巨大风险是,一旦出现违约,租客仍然要还贷款,不还甚至会影响个人征信。

蛋壳公寓“租金贷”的合作方是微众银行。蛋壳早收完租客钱了,“高收低付”“长收短付”。现在蛋壳要完蛋,房东收不到钱选择赶走租客。蛋壳也无力给银行还贷,租客只能自己再每月还贷。

据蛋壳公寓招股说明书,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通过“租金贷”从租客处获得的预付款为7.9亿元,占蛋壳公寓租金收入的80%。这一比例在前两年更高。很明显,蛋壳公寓津津乐道的这个“创新”其实不管用。

方方面面的压榨,就像肌体上遍生的烂疮,破坏了居住者对城市的美好印象,使国家提倡的“居者有其屋”人们向往的“安居乐业”都成了一句空话。

万劲研究院据天眼查数据,全国目前共有900余家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已经注销或吊销的约有170家,占15%。

随着越来越多长租公寓“爆雷”,政府管理机构也早注意到租金贷的风险。2019年12月25日,《六部门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指出,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应当于2022年底前调整到位。多个城市也要求住房租赁企业开立资金监管账户,以减少被挪用的可能。

来源:万劲研究院

【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万劲任风科贸有限公司万劲研究院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万劲研究院】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