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住在医院附近出租屋 大二女孩休学1年陪母亲度过最后时光

搜狐焦点北京站 2020-10-13 07:41:24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大二女孩休学1年陪母亲度过最后时光续:父母先后离去,病重期间专门留下一笔上大学的钱… 红星新闻 母亲病重前,小姜(姜虹)曾小心翼翼问母亲:“妈妈,你有没有什么话要给我说的?” “等我要走(去世)的时候给你说。”小姜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思索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我要说的,其实就是你爸爸之前给你说的那些。

大二女孩休学1年陪母亲度过最后时光续:父母先后离去,病重期间专门留下一笔上大学的钱…

红星新闻

母亲病重前,小姜(姜虹)曾小心翼翼问母亲:“妈妈,你有没有什么话要给我说的?”

“等我要走(去世)的时候给你说。”小姜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思索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我要说的,其实就是你爸爸之前给你说的那些。”

几天后,小姜的母亲病情加重,再也无法言语。

9月21日下午5点35分,小姜陪着回到四川广安华蓥乡下老家的母亲,走完了生命最后一程。

1年前,小姜的母亲被诊断为宫颈癌晚期,紧接着,父亲又被确诊为肺癌晚期,两个月后,放弃治疗的父亲病逝。父亲去世后,原本该上大二的小姜决定休学,希望陪伴母亲走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红星新闻曾报道:

癌症父亲“走了” 大二女孩决定休学陪宫颈癌晚期母亲度过最后时光

小姜说,她后来才得知,父母在去年生病期间,就单独留了一笔足够她上完大学的钱在亲戚处,说即使二人病重也不能动这笔钱,要将钱留给自己上大学。

“她(母亲)给我说,她和爸爸一样,很遗憾不能看到我大学毕业,不能看到我成家立业。”10月12日,小姜红着眼圈告诉红星新闻,目前已在亲戚的帮助下料理好母亲的后事,接下来准备去学校上课,尊重父母的遗愿,完成大学学业。

小姜

【1】一份陪伴

父亲患癌放弃治疗去世

大二女孩休学1年陪癌症晚期母亲

生活的平静,在2019年被彻底打破。

小姜今年22岁,四川广安华蓥市人,是成都文理学院英语专业一名大学生。去年,小姜的母亲被确诊为宫颈癌晚期,在母亲接受治疗期间,其父亲被确诊为肺癌晚期。两个月后,主动放弃治疗的父亲病逝,“他说家里只有那么一点点钱,母亲要治病,我还要上学,他说他不接受治疗了”。

料理完父亲后事后,小姜一直在家陪着母亲,并遵从父亲遗愿,陪母亲辗转不同的医院接受治疗。2019年秋季开学,原本该上大二的小姜做出决定:休学。小姜说,父亲已经“走了”,母亲留给她的时间也不多了,她希望在母亲最后的生命时光里,能一直陪在母亲身边。

当时,医生曾预计小姜母亲可能只有3个月左右时间,身边也有人建议小姜不要带母亲去医院花钱过度治疗,因为家里钱不多,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而她大学还未毕业……但小姜想试一试,“我放弃了父亲,这次我不想放弃母亲。 ”

在休学陪伴母亲的日子里,小姜每天去母亲的房间,陪母亲聊天,或是玩手机游戏,有时带母亲去动物园喂长颈鹿,还和母亲带着父亲的遗照去相馆拍全家福……小姜觉得,生病后的母亲就像个孩子,而她要照顾好这个“孩子”,就像母亲当年照顾小时候的她一样。

按照计划,今年秋季开学,小姜会带着母亲去成都的学校附近租房,一边照顾母亲,一边上学。但这个计划最终没能成行,因为在开学前几天,母亲再次病重住院。

【2】一种遗憾

父母相继患癌离世

母亲曾称遗憾不能看到她成家立业

今年夏天,小姜母亲的身体情况一致不太好。

小姜告诉红星新闻,8月5日,她曾陪母亲去重庆的医院治疗,但医生当时明确告诉她,母亲的病情严重,时日不多,并建议她带着母亲回老家医院保守治疗。小姜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带着母亲回到广安的一家医院继续治疗。

8月下旬,小姜母亲曾出院并决定和她去成都的学校附近租房生活,这样小姜也可继续上学。但就在母女二人准备去成都的前几天,小姜母亲病情又加重,再次住院。

“妈妈的求生欲一直很强,她希望能陪我走得更远。”小姜说,但在9月中旬的时候,母亲的病情就变得更加严重了,她当时打算带着母亲去成都的大医院碰一碰运气,但主治医生提醒她,其母亲的情况不乐观,只要一离开医院很可能就……小姜没敢贸然带母亲离开医院。

小姜说,在母亲病重前,她曾小心翼翼地问母亲:“妈妈,你有没有什么话要给我说的?”

“等我要走(去世)的时候给你说。”母亲躺在病床上,思索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我要说的,其实就是你爸爸之前给你说的那些。”

小姜回忆,9月17日,母亲病情再次加重,无法言语,直到9月21日下午去世,母亲未能给她留下只言片语,“她在病重前曾跟我说,她和爸爸一样,很遗憾不能看到我大学毕业,不能看到我成家立业。”

【3】一份嘱托

父母为她预留了上大学期间的费用

称“即使病重,都不能动这笔钱”

小姜母亲曾居住的房间,小姜说不敢打开房门,怕熟悉的味道消失

如今,在父亲患癌去世1年后,小姜也失去了母亲。

10月12日,小姜告诉红星新闻,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在去年父亲和母亲生病治疗期间,两人就曾商量从家中不多的存款中预留了一笔足够支撑自己上完大学的钱放在亲戚处,并叮嘱亲戚无论二人病情多重,都不能动这一笔钱,要将这笔钱留给自己上大学。

“他们(父母)就是对我太好了,他们在去世前,都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小姜红着眼圈说。

母亲离世后,小姜在整理母亲遗物时,特意留下了母亲生前穿过的几件衣物、一块手表和母亲常背在肩头的一个包,她“想留个念想”。

租住在华蓥市人民医院附近的出租屋里,母亲曾住过的那间卧室房门一直紧闭着,就连窗户也没打开。小姜说,母亲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一年多时间,里面留存有关于母亲的味道,她怕打开门窗,那个熟悉的味道就消失了。

“国庆节期间的时候,深更半夜突然很想妈妈的时候,我就打开那道门,还是那种熟悉的味道,但是没有妈妈了。”小姜说,目前已经料理完母亲的相关后事,自己接下来也打算回学校继续上课,完成大学学业,这也是父母临终前的遗愿。

红星新闻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编辑 包程立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