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资源部: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

搜狐焦点北京站 2021-11-11 09:24:2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2020年的土地例行督察发现各地存在违法违规建设占用破坏耕地的问题7371个,涉及耕地70.47万亩。下一步要强化耕地保护,压实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实行党政同责,加快探索建立田长制。把耕地保有量和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目标任务带位置逐级分解下达,作为刚性指标严格考核。 ——自然资源部自然资

2020年的土地例行督察发现各地存在违法违规建设占用破坏耕地的问题7371个,涉及耕地70.47万亩。下一步要强化耕地保护,压实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实行党政同责,加快探索建立田长制。把耕地保有量和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目标任务带位置逐级分解下达,作为刚性指标严格考核。 ——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司司长廖永林

上个月结束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1次会议,首次听取和审议了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情况的专项报告。就此,11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以视频会议形式举行专题集体采访活动。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调研室主任张永志表示,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非金融企业国有资产、国有自然资源资产这四类主要国有资产管理情况专项报告已实现全覆盖。

焦点 1

加强人大国有资产监督职能是党中央赋予人大的新职责

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调研室主任张永志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强人大国有资产监督职能。2017年12月,中共中央印发《关于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的意见》,部署建立国有资产管理情况报告制度。这是党中央加强国有资产管理治理,有效发挥人民代表大会根本政治制度作用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党中央赋予人大的一项新职责。

据其介绍,2018年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审议综合报告的同时,已经先后听取和审议了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和非金融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专项报告,加上上个月首次听取和审议的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情况的专项报告,目前已经实现了中央意见确定的四类主要国有资产管理情况专项报告的全覆盖。

张永志表示,“在四类国有资产中,自然资源资产种类繁多、规模庞大、分布广泛、管理复杂,并且各项改革还在推进过程中,管理的基础相对比较薄弱,所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落实中央意见的五年规划把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情况的专项报告安排在最后一个。四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经过政府、人大和有关方面的努力,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改革取得重大进展,上个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情况专项报告,全景式地报告了国有土地、矿产、森林、草原等11个类别的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状况,比较全面地报告了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情况、改革进展情况和取得的成效,揭示了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下一步工作安排。应该说,交出了一份各方面比较满意的答卷”。

他认为,国有自然资源资产亮“家底”,“有利于通过人大监督,突出问题导向,有力推动规范和完善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工作,推进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等各项改革,进一步提高国有自然资源资产保护和节约集约利用水平,更好发挥国有自然资源资产在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战略支撑和基础保障作用;有利于通过监督进一步摸清国有自然资源资产‘家底’,向全国人民报出一份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的明白账,切实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加快构建国有自然资产治理新格局,提高治理水平”。

焦点 2

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意见建议加快推进所有权委托代理机制

张永志表示,在首次听取和审议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情况专项报告时,部分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要进一步健全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加快推进国有自然资源所有权委托代理机制;加强国有自然资源资产基础管理,统一和规范标准,完善调查监测、统计核算、确权登记等制度,夯实自然资源实物量统计数据基础,进一步摸清“家底”,加快推进国有自然资源数据库和管理信息共享平台建设;根据自然资源资产的不同性质功能,实行分类管理、分类监管。

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司司长廖永林表示,“健全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制度,首先要明确所有者的职责。经研究,我们将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内涵界定为‘主张所有、行使权利、履行义务、承担责任、落实权益’这五个方面,共二十个字,并将其作为开展权益管理制度设计、谋划工作的逻辑基础和理论支撑”;“我们正努力构建由清查统计制度、评估核算制度、委托代理制度、资产规划使用制度、资产配置制度、收益管理制度、考核评价制度、资产报告制度等制度组成的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制度体系。这八项制度构成的体系,并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随着工作的深入,还会增加有关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制度”。

焦点 3

去年发现破坏耕地问题7371个涉及耕地70.47万亩

廖永林称,“我们守住了国家确定的18亿亩耕地保护红线,也完成了国家规划所确定的2020年18.65亿亩耕地保有量的任务。但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耕地保护的形势依然严峻。比如,我们程序性、实质性违法占用耕地的问题仍然时有发生。2020年的土地例行督察发现各地存在违法违规建设占用破坏耕地的问题7371个,涉及耕地70.47万亩。一些地方在耕地占补平衡的要求落实上还不到位。我们注意到社会对这个问题的意见,2018年以来,我们连续4年组织开展了占补平衡的核查。涉及补充耕地项目15.8万个,查出存在问题的比例平均占5.2%。”

他强调,下一步要强化耕地保护,“压实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耕地保护目标责任,实行党政同责,加快探索建立田长制。把耕地保有量和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目标任务带位置逐级分解下达,作为刚性指标严格考核。”

同时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严格管控“非粮化”,“按照现行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条例》,耕地主要用于粮棉油糖菜等农产品生产,而且明确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等,这些规定要严格认真执行。还要结合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在耕地转为林地、草地、园地等其他农用地方面完善操作管理规定,也就是既要管‘非农化’,也要管‘非粮化’问题”。

新京报记者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