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地方债风险: 部分市县拟加快土地资产变现

鸿阁论房 2018-09-13 07:3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数量众多、差异较大的市县地方政府,其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办法陆续对外公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湖南、湖北、广西、河南等多省的部分市县政府对外公开了其债务风险化解办法。 区别于省级政府的部署,这些市县政府的方案更有针对性,也提出更为具体的指标任务,比如要求201

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数量众多、差异较大的市县地方政府,其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办法陆续对外公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湖南、湖北、广西、河南等多省的部分市县政府对外公开了其债务风险化解办法。

区别于省级政府的部署,这些市县政府的方案更有针对性,也提出更为具体的指标任务,比如要求2018年债务率下降10%以上,并制定分年度化解存量债务计划。

部分债务压力较大的市县政府需要动用“十八般武艺”,调动各方面资源来偿还。除了发行再融资债券,部分可能需要银行等债权人对债务展期,部分则需要加快盘活优质资产——加快土地资产变现、回笼资金是重要的渠道。

不再隐瞒债务底数

“不管是系统内债务,还是隐性债务,先要把债务底数弄清楚,这样才能做到心里有数,才能知道哪一年还款压力比较大,才能有效地防范风险。现在大家的认识和思路都在改变,各方不再想隐瞒债务底数,举借了多少债务,把账目列清楚,真正遇到困难时,大家还能想办法”,9月12日,中部某地级市财政局副局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摸清底数、核实资产,是地方化解存量债务办法的基础工作。如湖北武穴市要求到2018年底前,全面摸清存量债务规模。在前期初步摸底的基础上,进一步查缺补漏,并逐笔登记债务信息,把债务数据摸底工作做实做细。除了纳入财政部债务系统的政府债务,PPP项目等涉及以后年度财政支出责任,市级各融资平台公司等国有企业债务,医院、学校等事业单位债务,也纳入债务统计范围。

武穴市化解债务分三步走,2018年主要是摸清底数,建立工作机制;2019年底前,实现政府债务规模合理适度,隐性债务得到有效遏制;2020年底前,政府债务率保持在预警线内,隐性债务存量逐步化解,长效机制全面建立。

部分市县政府的债务状况,以及更具体的化解方案随之公布。如洛阳市西工区指出,2018年政府性债务余额目标控制在67489万元以下,其中一般债务余额控制在67489万元以下,一般债务率、综合债务率等债务风险数据指标工作目标控制在50%以下。该区2018年一般公共预算财力预算为179286万元。

再如湖南桂东县出台的2018年化债办法,要求确保全县政府性债务综合债务率下降5%以上,力争下降10%。具体而言,2018年计划化解存量债务7.83亿元(偿还存量债务5.62亿元,提前偿还以后年度存量债务2.21亿元),其中:7月31日止已化解存量债务5.69亿元,8-12月还需化解2.14亿元。

量财力而为

今年上半年,多省出现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风险事件,市场资金比较紧张。7月份后,政策有所转向。

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其中,要求有效保障在建项目资金需求,督促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

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提出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等。

不过,地方债防风险的工作仍将持续。8月份,《中共中央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责办法》在内部下发,多地集中学习文件精神,并出台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办法。

“确实有点不好操作,一方面要防风险,要合法合规地举债;另一方面,基层民生短板较多,资金来源有限。中央下发的文件,我们会严格执行。从大的方向来看,防风险工作会持续,我们在压减投资项目,投资要量力而为,该停下来的要停下来”,9月12日,东部某区政府财政局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政策的微调,是否会引发新一轮隐性债务的膨胀呢?“地方政府的项目很多,但各方风险防范意识也在加强,起码现在大家不会随便让财政出承诺函。中央关于隐性债务的文件之后,又下来一个追责办法,这对地方政府行为是有约束力的”,上述地级市财政局副局长直言。

量力而为、压减投资项目,也是地方化解债务风险的普遍做法。比如武汉市青山区要求,将府公益性项目融资统一纳入政府债务管理体系,严格政府投资项目审批把关。坚持“有多大财力办多大事”,做实城建计划项目投资及资金来源,确保建设工程量和资金量相匹配,不留资金缺口。

如何还钱?

在偿还存量债务上,不少地方政府需要统筹多方面资源。

湖南桂东县化解政府性债务的方法包括,平台经营消化一部分(平台公司取得利润可承担相应债务偿还或支付责任),政策支持置换一部分(争取上级置换债券,发行自求平衡专项债券等),资产配置对冲一部分(划转国有资产、重组国有企业等方式给予平台公司资产配置,对冲原有的公益性项目形成的债务),与债权人协商展期一部分(积极与债权人协商,争取理解和支持,错开还款高峰等),政府安排偿还一部分(由财政安排资金弥补缺口,协调往来款等)等。

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转型,是化解存量债务的重要内容。比如河南老河口市指出,分类处置国有投资公司存量债务。以市场化方式举借用于公益性项目建设且未纳入政府性债务管理的债务,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及时履行配置经营性资产、授予特许经营权、支付政府购买服务及财政补贴资金等责任。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委托融资平台公司实施的已建、在建公益性项目要落实资金来源,实行委托代建,并与融资平台公司签订委托代建协议;未落实资金来源的,暂停建设,直至资金来源落实。

“纳入预算管理的政府债务,基本都置换成了债券,发债成本不高,这块压力不大。压力较大的主要是地方融资平台,我们之前就在推动融资平台进行市场化转型,比如注入有现金流的国有资产。这些融资平台确实困难的时候,财政也会扶持一下”,上述区级政府财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盘活土地资产,变现还债也是常见的办法。长沙市高新区政府指出,土地储备中心、招商合作局、重大项目投资局、国土分局负责加大招商力度,加快土地出让,实现存量土地变现、资金回笼。2018年通过土地出让回笼资金50亿元,力争实现80亿元,作为按时偿债、化解债务风险的有力保障。

武汉市青山区政府指出,加快推进土地资产变现工作。加快使用融资资金的土地储备项目收储整理、规划调整和优化工作,优先储备能够产生收益的土地项目,加快土地资产变现,支持化解存量债务。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