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工作的第一年,我搬了七次家

南瓜租房 2018-02-12 16:55:3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都说北京这座城市太拥挤,没有回声。 也许你再努力一点,再大声一点,它会给你回音的。

这是南瓜租房第1篇租客故事

我们采访了三个在北京工作的人。

他们平凡却不平庸,他们的生活虽没有轰轰烈烈但也不是碌碌无为。

他们在北京这座城市里奔跑,嘶喊,跌倒,喊得声嘶力竭,磕得鼻青脸肿,却从未想过离开。

他们像是我们的镜子,而我们又像是他们的影子。

@小智障 21岁 实习生

这个城市总是那么的匆忙,你的喜怒哀乐都湮灭在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快步向前的人群中了,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却又真实的存在。

离开长沙那天,长沙下雪了,四年第一次。

一切都很狼狈。

我错过了高铁,背着一个背包一个挎包,拎着快40斤的箱子,走的每一步既沉重又茫然。

我就要去北京了。

没有实习,没有房子,甚至没有一张准点的车票,我就是这么稀里糊涂的来到了北京。

地铁四号线倒十号线,十号线倒十三号线,十三号线倒二号线……

跟着中介一家一家的看房,中介永远是激昂的充满激情的,我却越来越没了兴趣。

由于是三个月的短租,中介公司需要收取一个月的房租作为违约金。实习的补贴仅仅能补贴我生活的费用,难以支付房租,房租加上水电网费,我真的不想让父母再为我多花钱了。

辗转后,通过朋友介绍,我住进了某个大学的家属楼里。

一间不到一百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断成四个房间,每间房子有两个上下铺,一个房间里住3~4个人。虽然卫生间要十几个人一起共用,空间也不是很大,但在北京我终于有一个落脚的地儿了。

拉上床帘,躺在我的小床上时,我有时候就在想,这个城市属于我的东西,也许只有这张临时的床。但还好我还有我的梦,我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

 @漆漆   23岁  年轻白领

有理想的人注定是要经过磨难的。

而善良的人要经历更多的磨难,或者说他们已经把这些磨难当成了一种快乐,融入自己的血液中了。

来北京的第一年,我一共搬过七次家。

16年7月,我第一次以工作名义来到北京,找到一家知名广告公司的实习,工资很低,一天五十块,早晚都公交,从不舍得打车。

租房论坛上找到一个拼租,和一个女生合住一间卧室,她是一个化妆师,每天奔波于各个剧组,乐此不疲。她有一个超大的化妆箱,被各种化妆品塞满,她说我的单眼皮化浓妆变化会很大,但试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让她碰我的脸。

后来,我换了一份实习,又开始找新的房子。

因为时间短,我从二房东手里租了一套还有两个月到期的房子,在北五环,离公司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合租有一点很麻烦,就是共用洗漱间。当时我们六七个人公用一个洗漱间,有的时候会因为卫生或者谁用的时间太长等等问题,有一些摩擦。

到期后又经历了一次北五环另一边的短租,那时候我还挺喜欢搬家的,一个人两个箱子,打个车就走了。

真的,没被中介坑过一次,都不算在北京租过房子。

我正式工作了需要稳定的长租房,平日工作很忙,想着省事省心,就通过中介找了房子,半个月的中介费也不算多,和中介说好把房间里的床换掉,但交完定金,中介就翻脸不认人了,以各种原因拒绝换床,还说就算不租定金也退不了。

正好摊上我这个暴脾气,吵了一顿后并没有没结果,当场我就打了114查询工商局的电话,还没等我打给工商局,中介就服软给我退钱了,虽然浪费了各种精力,但感觉还是赢了一场很多人都栽过跟头的硬仗。

后来,我搬到了现在的房子,和朋友一起整租。这是一片老房子区,我搬进去的时候整栋楼正在改造,电线,水管会出问题。但一个人住一间大卧室的感觉很好,洗漱也不用像打架一样了,人少也清静自由了许多,待在家里的时间更多了。

再想想刚来北京那段时间,租住生活真的还挺苦的,但可能每天心思都在工作,也就感觉不出有多苦了。下次再换房子,我想找一个装修更好,有维修保洁服务的房子,毕竟房子是别人的,但生活是自己的嘛。

@加减乘除  30岁  资深开发工程师

憧憬过,失望过;痛苦过,快乐过;幼稚过,疯狂过

如今剩下的,更多是云淡风轻

来北京六年,我从住两千的合租到住八千的一室一厅。

一开始为什么要来北京?大概是因为爱情。

我和我女朋友,当然现在该叫老婆了,是高二的时候在一起的。她比我小一届,是我的学妹。最初是她想要来北京发展,于是一毕业我就先来了。

第一年我住的离公司很近,走路只要几分钟。和两个同事一起合租一个老房子,一个月的房租两千多。对住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只要离公司近就好。当时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和同事们一起加班,干劲特别足。

后来,我女朋友也来了,为了给她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我们搬进了一个公寓,虽然也是合租,但宽敞了很多。公寓相对于“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就好多了。之前住老房子的时候,经常出现各种问题,有一次漏水还把楼下给淹了,我们各种跟楼下道歉,还帮着他们收拾了房间。

但总归来说合租还是费心劳神,公共区域物品的摆放,作息、生活习惯不同都会引起室友互相的不满,虽然没有大的矛盾,但是有时候确实会造成一些麻烦。

比如,我平时喜欢吃榴莲,室友十分介意榴莲味道,所以搬走前我再也没有吃过榴莲。

于是,去年我们就搬了出去,自己整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品牌公寓,一个月八千多。

我很满意现在的房子,真的很满意。

客厅里有两扇大的落地窗,中午我会趴在沙发上睡午觉,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晚上下班后,看看书,和老婆聊聊天,周末一起做做饭,出去逛逛街,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

都说北京这座城市太拥挤,没有回声。

也许你再努力一点,再大声一点,它会给你回音的。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