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旅行2年96城 一家三口吸粉无数每月接广告挣两三万

搜狐焦点北京站 2020-08-03 11:19:1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不到两年去了96个城市,一家三口开房车旅行吸粉无数:每月接广告能挣两三万 红星新闻 “一辈子很短,一定要活成想要的样子……”——兰凯一家三口 等审完车,兰凯一家三口就要去到贵州六盘水,开启他们又一次的房车旅行,这一次出发,他们定了一个主题,叫“房车户外极限生存挑战”,他们喜欢这样的新鲜感。 从两年前

不到两年去了96个城市,一家三口开房车旅行吸粉无数:每月接广告能挣两三万

红星新闻

“一辈子很短,一定要活成想要的样子……”——兰凯一家三口

等审完车,兰凯一家三口就要去到贵州六盘水,开启他们又一次的房车旅行,这一次出发,他们定了一个主题,叫“房车户外极限生存挑战”,他们喜欢这样的新鲜感。

从两年前花光积蓄买一辆房车开始,兰凯一家三口的足迹就遍布了中国96座城市。从房车里醒来见到最美的风景,到车子深陷沙滩的窘境,都共同构成两年来的房车旅行生活。

他们把这段经历上传到网络平台,吸粉无数,超百万的粉丝,也让他们一边旅行,一边赚取旅行基金。有粉丝从头看完他们近200个记录视频评论道:“所有诗和远方,第一步是勇敢地迈出去!”

一家三口开着房车去旅行

 1、为何旅行?

一部电影开启了房车之旅

保持着旅行3-4个月,回成都休整一个月的频率

“一家三口,一辆房车,一起蜗游世界……”在抖音“三口之家蜗游记”的账号简介中,他们这样写道。这是兰凯和妻子杨佳莉一起开设的抖音账号,从2018年1月8日发表第一个作品开始,到现在共发布了198个视频作品,收获1239.8万赞,以及100多万粉丝。

但你可能无法想象,是一部电影,激起了他们的房车旅行梦。

新疆人兰凯和妻子杨佳莉原本都是公务员,2017年3月,由于喜欢成都,他们辞掉老家稳定的工作来成都买房定居。2018年9月,在看了一部名叫《房车旅行》的电影后,从小爱冒险的丈夫便向妻子提出了买房车旅行的想法。

兰凯说,当时妻子兴奋得两天晚上都没睡着。而对此妻子给出的解释却不一样,她说自己第一时间其实是排斥的,“出去玩又要玩又要管孩子多累啊!”觉得还是待在家里,走大家都走的那条路要轻松一些。

而且那时一家人的房贷、社保每月都有6000多元的硬支出,虽然丈夫做商业策划每月平均有2万多元的收入,但并不固定,一旦收入没了保障,家庭将面临运转困难。

但丈夫兰凯却是天生乐观派,他没放弃,继续给妻子“安利”出去旅行的好处,也给她看一些别人房车旅行的视频。杨佳莉清楚记得视频中有个博主开着房车旅行,清晨,孩子在河边漱口之后,又到旁边开心地玩水,而他的爸妈就在旁边做早餐,这样自然的一幕也震撼着她,她想着,其实过这样的生活也挺不错,最后在丈夫的鼓励下,她“豁出去了”,同意了该提议。

随后他们便把老家的房子卖了,把卖房的34万全部投入买了一辆房车,紧接着上户、改装,不到两个月,2018年11月1日,他们便开着房车从成都出发,开启了一家三口房车环游中国之旅。

兰凯说,开着房车就像带着家一样。

记者看到,这个生活区仅8平方米的的房车内容纳了3张床,厕所、厨房、洗衣机、烘干机、咖啡机、投影仪等一应俱全。兰凯做为主驾驶员,就这样开着车,一路上走走停停,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要车能到的地方,就是他们一家的落脚地。

房车内的厕所

一家三口住的房车

在云南元阳的梯田旁醒来,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可以冲着山间呐喊;从海南岛西南部的海边醒来,一家人吹海风,听海浪,再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惬意无比;房车开进广东徐闻的万亩“菠萝的海”,菠萝成熟的季节,空气中都能闻到那香甜的味道……

保持着旅行3-4个月,回成都休整一个月的频率,从2018年到现在,他们开着房车,已经走过了中国西部、西北部及南部的十多个省的96座城市,‌‌包括新疆、甘肃、青海、陕西、‌‌四川、‌‌云南、贵州、‌广东、广西、海南等省份,总行程43000公里。

如何旅游?他们每到一个地方,会先去当地的博物馆,在对当地的历史、人文风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后,再决定去哪儿玩。而在一个地方停留多久,也取决于他们对这个地方的感兴趣程度,“有的地方停半个月,有的地方只停两三天。”在西双版纳他们就停留了半个月,而带着4岁的儿子小辰哥,他们也会考虑孩子的喜爱,他们会把车停在广场附近,让他和当地的孩子玩,在云南曲靖文化体育公园,他们也停留了一个星期,因为公园里有免费的水电,供房车补给。而公园里的博物馆、科技馆、体育馆, “小辰哥很喜欢。”

房车内贴的照片

 2、钱从哪来?

一边旅行一边接广告赚旅行基金

成为知名房车旅行博主后,她每月的广告收入能达两三万

一家三口开着房车去旅行

在旅行中,他们被网友问得最多的问题是:开房车旅行,你家里有矿吗?

杨佳莉说,其实自已就是普通家庭,买房车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而决定旅行,也是在没想到还能赚钱的前提下出发的。

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房车旅行一个月的开销在6000元左右,包括吃饭、购物以及燃油费等必要开支,加上房贷等支出,一个月的开销至少在12000元以上。

那这些钱从哪里来?杨佳莉说,除了丈夫一边旅行一边工作外,原本就是做文字工作的她,在开始房车旅行后,也尝试着开了房车自媒体,每天都更新游记,但效果并不如意,坚持几个月后,也未有多大起色。

在朋友的建议下,2018年1月8日,杨佳莉把镜头对准自己,在抖音平台发布了第一条15秒的短视频。视频中,她说这是他们辞职的第22个月,也是他们带着儿子房车旅行的第67天,视频最后,在漆黑的夜晚,她推开房车门说道,“从早到晚的下雨,把我们困在了元阳。”

可没想到,正是这样一条简单的视频让她意外收获了4万粉丝,之后她又接连更新了以房车构造为主题,儿子在房车内学习以及在房车上做美食的视频。更新频率越来越高,内容也越来越丰富,粉丝也跟着涨了起来。佳莉说,特别是房车小常识系列,让粉丝从20多万一下涨到了70-80万。

随着成为有一定知名度的房车旅行博主,去年9月,她也接到了第一单广告。之后,她签约了经纪公司,广告也越来越多。现在,她每月的广告收入平均在2-3万元左右

一家三口的短视频账号做火了

她说那是第一次自己的收入超过了丈夫。现在的她,也很庆幸当时听了丈夫的建议,因为疫情之后,丈夫的工作受到影响,所以现在做房车旅行博主的收入,已成为家中收入的主要来源。

第二个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哪些人适合房车旅行?

杨佳莉说,她认为第一类是退休人群,他们不会为收入来源担忧,只需要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即可。第二就是自由职业,包括网店店主、撰稿人、文案、策划、摄影等不受时间限制的职业,就像她一样。

 3、新的计划

准备做房车户外极限生存挑战

只带一次性补给,在没水电的情况下,在贵州六盘水过一个月隐居生活

 

兰凯和他的房车

到现在,杨佳莉也没想到自己能做一名旅行博主,而且还被那么多人喜欢。因为她说自己其实一直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生。从小在新疆长大,和丈夫去海南拍婚纱照,是她第一次出新疆,而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考个公务员,找个老公,就这样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但实际考上了之后,她才觉得那其实不是自己想要的。

她当时和老公一起辞职,双方家里人都特别反对,只有她妈妈一人支持,“我妈妈对我说,你都长那么大了,应该自己决定想要过怎样的生活。”

来成都后,老公专心工作,她专职带娃,从职业女性到宝妈,杨佳莉坦言心理落差很大。而现在,通过自己写视频文案、拍摄视频、剪辑、配音,忙起来之后,也让她有了成就感,“那种和带孩子截然不同的成就感。”而在旅行中的日子,每天所见的东西都是新鲜的,没有一天重复,也让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发光了。”

儿子小辰哥是在两岁多时“被迫”旅行的,刚过4岁的他现在被问及是否喜欢这样的旅行时:“喜欢,就是不喜欢下雨,因为要待在房车里。”

佳莉说,旅行中大人和孩子感兴趣的点是不一样的,“我们更喜欢风景以及设计好的东西,而他感兴趣的却是蚯蚓、蚂蚁、蜜蜂……叶子怎么是红色的?”每当这时,她和丈夫也会试着慢慢“蹲”下来,陪着儿子去解答。

佳莉记得有一次,儿子对一家弹棉花的店很感兴趣,他们就陪着儿子看了两小时,直到老板把一床棉絮做好。她说,大家可能错误地以为带孩子长见识就是要有钱,去很多很多地方,“但其实不是的。”走马观花的旅游不如父母用心陪伴来得实在。

一家三口开着房车去旅行

回忆起近两年的旅行生活,夫妻二人都觉得因为每天都和对方在一起,共同经历一些风景一些事,能聊的话题变多了,家人之间的感情也变得更加亲密。而旅行的一路上会遇到各种意外,也都需要共同闯关:妻子的一次意外摔伤,丈夫兰凯开了1000多公里从桂林连夜赶回成都;车子深陷入沙滩,在焦急之际,和素不相识的游客在烈日下协力拖车……

杨佳莉说,“一辈子很短,一定要活成想要的样子。”人在23岁以前基本都在上学,毕业之后就要工作、结婚、生子,再到后来赡养父母。而人生短短几十年其实留给自己的时间是不多的。而就她现在而言,孩子还未上小学,父母也还没到需要照顾的时候,只有这一段时间,你是可以为自己而活,做你想做的事情,“那我就再任性这几年,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也算没有白活……就算失败了,还可以再重来,大不了把房车卖了再继续回来上班,大不了被人嘲笑一下罢了。”

如果没有疫情,他们原本的计划是环游亚欧,一直到儿子上小学。而下一次旅行,他们也准备做一件很酷的事情——房车户外极限生存挑战,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他们会在贵州六盘水选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只带一次性的补给,在没有水、电的情况下,通过采摘野菜,在地里育苗,和当地农民以物易物,过上一种隐居的生活。

对于这次旅行的时长,他们暂定一个月。

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实习生 谭元锴 摄影记者 王欢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