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权力游戏:副市长2714套房被查、私人码头、百辆豪车…

房叔有意思 2021-04-07 12:53:5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人不能把钱带走,钱能把人带走

不知道大伙儿清明假期都玩了些什么,房叔我老老实实窝在家哪儿也没去,追完了近期播出的一个纪录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

这个纪录片之所以被我拎出来说,因为它实在是太魔幻现实了!远超叔的认知!

刚播完已经在豆瓣斩获了9.1分高分,而且每集都能毫不意外地冲上热搜高位。

它凭什么?凭它有尺度大到给编剧们800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写的剧情!

2714套房、上亿财产、开设16家地下赌城、被判“死刑”又复活……要多魔幻就有多魔幻!

今天咱们就来盘一盘这部片子。

1

曾经看《人民的名义》,以为赵德汉的满屋红票子已经是“贪官巅峰”。

现实的“贪官巅峰”远比电视剧里的精彩!

这部《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共6集,其中的故事量密度之高,让网友感慨“下巴看脱臼了”。

话不多说,要打老虎,就得从有2700多套房的大老虎开始打。

徐长元,大连金州新区管委会原党工委书记落马前是大连市正厅级干部,曾在多地任职。

1996年,时年41岁的徐长元担任庄河市副市长时,分管国有企业改革。他授意自己的二弟徐长发参加竞拍。

在徐长元的运作下,徐长发以99万元的价格竞拍到了产权,但只交了5万保证金就成功办理过户。

连一折都不到的价格,“贱卖”国家资产,而且还是卖给了自家人。

由于职务便利,徐长元经常钻政策的空子。

2009年,大连市政府计划征用部分土地,其中就包括徐家名下的。

在徐长元运作下,他们仅凭一纸合同,就从政府方面赚取了5亿拆迁补偿款。这些非法所得接着投进了家族企业,转眼就给洗成了合法收入,屡试不爽。

不单单是大连地区,在仕途中徐长元还曾辗转不同地区任职。但凡徐长元所到之处,百姓必定怨声不断。

胆子大到卖医院、卖国有资产,由于“卖”的资产太多,人送绰号“徐大卖”

可以说,徐长元到哪儿任职,家族企业就开到哪儿,到落马时他的家族还掌控着20多家企业,包括房地产、典当、物流等行业,全方位渗透当地民生。

大肆敛财还不够,让当地人最恐惧的是他们极其血腥暴力的讨债方式:挑断脚筋、非法拘禁、碾压死亡……

为了在当地物流行业进一步进行行业垄断,徐长元的弟弟徐长威和徐长宝多次指使马仔催收管理费、承包费,将欠款司机扣押在宾馆里非法讨债,欠款人一时凑不够钱就得被逼剁手指。

据报道,一位李姓师傅甚至被逼到喝农药自杀,这还不算完,徐家马仔追到医院去继续下黑手,被害人命没丢,但落了个终身残疾。

想想都毛骨悚然。

都21世纪了,怎么还有如此残暴的行径存在呢!

在徐长元的案子中,仅查封的房产就有2714套,占地43.3万平方米;涉案土地有40多宗,总面积达35万平方米;涉案金额高达百亿元100多辆高档轿车,还有多达60亿人民币的债权......

徐长元的资产数字太过庞大,一般人都很难有具体的概念。

简单来讲,如果他每天换一套房住可以不重样地住7年半,而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梵蒂冈国土面积也仅仅只有44万平米左右。

2020年9月,徐长元因十余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但也仅仅只有徐长元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但他的兄弟和妹妹仍然担任着家族企业的高管,家族企业也依然处于存续状态。

只判他一人无期真的能解决所有问题?没收个人财产真的达到了斩草除根的效果?叔也不敢问啊!

然而,徐长元显然不是个例,叔再带你来看看另一个资产够开房展、车展、文物展的家族。

哈尔滨有李家三兄弟,虽没有那么多套房,但人家手握民生经济的“血液”——电力

李伟,时任哈尔滨市电业局副局长;

李桐,时任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李建,曾是哈尔滨多家电力安装企业老板。

三兄弟里应外合,共计垄断了哈尔滨电力系统77%的份额。用电单位不能不服,否则就要被敲诈勒索、暴力威胁。

2018年,哈尔滨很多用电企业向有关部门反映用电难的问题,居民也抱怨经常停电,不得不为此爬几十层楼梯,带着孩子出去住酒店,苦不堪言。

而与居民们为了基本生活不得不爬高层住宅之间鲜明对比的是:李家三兄弟坐拥69套房产(其中55套在哈尔滨)、上百辆豪车价值近亿元、有堪比博物馆规模的清代古董收藏品,甚至松花江上还有他们家的豪华私人码头

这些企业、小区之所以会在用电上卡壳,还是对李家兄弟“进贡”的不到位。

本该公开招标的工程项目,愣是被李氏兄弟内部消化。所谓的层层分包,不过是他家里左手倒右手而已,利润全都进了自家口袋,涉及工程总价31.6亿元

大哥李伟甚至口出狂言:黑龙江省电力这块,我全都能说了算。

而为何房叔前面说是对李家兄弟们的“进贡”呢?物质上的满足还不够,他们还享受精神上的追捧。

在三亚张罗生日宴,台下众人欢呼“大哥万岁万岁万万岁”

清醒一点!大清早都亡了,没有万岁爷了!

2020年10月,李家兄弟三人共涉24项罪名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这起大案,拔萝卜带根地牵出了155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案件308起,刑事罪名24项,卷宗3285本,可铺满5个篮球场

嗯,电视剧果然没有现实精彩!

2

这部纪录片每集都有3、4个大案要案,而且三年来的成果也不是6集专题纪录片就能说清的。

拿其中一集来说,时长不到50分钟就包括了这么多事件。

两任市委书记包庇,辽宁宋氏兄弟涉黑组织非法获取资产高达80亿元;

海南黄鸿发涉黑案,三任公安局长收受贿赂成为黑伞;

咸阳市纪委书记“交友标准就是以钱为准”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黑老大暗涉“杀猪局”,省公安厅副厅长欠巨额赌债沦为“猎物”

这其中随便拎一个都能拍成影视作品了,何况这才是冰山一角?

房叔在这儿就不一一展开细说了。但好在经历了三年扫黑之后,黑恶势力的数量大幅削减,那些蛀虫也一一浮出水面。

犯罪嫌疑人都到位了,涉黑涉恶的钱追回到位了吗?

三年时间里,一共追回了涉黑涉恶资产6029亿元不过房叔相信你和我一样,对6029亿元没啥概念。

大概就是北京市去年半年的税收收入。房叔注意到了昨天发布的“中国减贫成就”: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

叔粗略算了一下,如果把追回的6029亿元平均分给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他们每人都能分得相当于他们2020年近半年可支配收入的金额!

在这般强烈的对比之下,叔的心里五味杂陈。

2700多套房被查的徐长元在镜头前满心忏悔地说:“人不能把钱带走,钱却能把人带走”。

曾经,《人民的名义》里的赵德汉说:“我一分钱都没花,全在这儿!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穷怕了!”

出事了就自称是“农民的儿子”,真正的农民招谁惹谁了呢?

////////

不少看过该纪录片的网友们,感慨艺术源于生活,但生活更精彩。

但这何尝又不是因为我们谁都没有料到,涉黑恶人员竟会如此猖狂、目中无人。

黑和白都是相对的,没有白也就没有黑。几乎每个黑恶势力的背后,都有被滥用的权力在滋养。

面对人性的扭曲和贪婪的欲望,不受制约的权力就是脱缰的野马。

陈毅元帅曾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抓。”人不能把钱带走,钱却能把人带走,在高墙里才明白道理,为时已晚。

可悲的是,这些为黑恶组织开保护伞的人,本都是从基层做起的干部。

徐长元17岁丧母、辍学,靠自己从生产队里一步步走到大连市正厅级的位置;李家三兄弟中的大哥李伟,也是从电力安装工人,一路晋升至副局长。

他们也许曾经想为老百姓服务,但在利益和欲望面前,被冲昏了头脑,忘了初心。

三年的扫黑除恶告一段落,但绝不是结束。

如何让权力受到应有的监督,让其生长在阳光下,才是防范其再次滋生的关键所在。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