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欣:我为什么选择潘石屹

楼市相对论 2017-12-11 17:00:3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认识4天就闪婚!虽然曾爆潘石屹外遇,两人婚姻告急,但理性的张欣选择生子挽救婚姻。事业与家庭双兼顾,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

张欣:我为什么选择潘石屹?

张欣、潘石屹夫妇

    注:张欣、潘石屹夫妇,以个人财富167亿元排在福布斯富豪榜(中国)第二位。

    认识4天就闪婚!虽然曾爆潘石屹外遇,两人婚姻告急,但理性的张欣选择生子挽救婚姻。事业与家庭双兼顾,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

    潘石屹,毕业于中国石油管道学院,SOHO中国的董事长;张欣,14岁移居香港,后留学英国,获剑桥大学硕士学位,SOHO中国的首席执行官。

    一个“土鳖”,一个“海龟”,他们的结合,曾经不被所有人看好。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两人你进我退配合默契,创造了中国房地产业的神话,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神话。

    张欣的优秀有目共睹,但是似乎优秀的女人都很难幸福,而她轻松将两者集于一身。有人问她秘诀,她说:

    “任何选择,都是有利有弊的,女人尤其要想清楚,什么样的选择能够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将弊端最小化?想明白了,就别犹豫,该放弃时就放弃,该出手时就出手。婚姻的智慧,其实就是一种权衡的智慧。”

    她又说:  “为什么越是优秀的女人越不容易幸福呢?是因为女性不擅长运用理性思维,关键时刻永远是情绪用事,所以就容易出错。很多事情,你如果能用头脑想一想,结局就会完全不一样,幸福就是有无数个正确的选择堆积起来的。”

    请听听张欣的婚姻“博弈论”——

    第一次博弈:要不要嫁给这个“土鳖”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和潘石屹好了4天就结婚了,听起来这个结合挺草率的,更何况那个时候没有人看好他。

    我妹妹听说我找了个出生于甘肃天水农村的离过两次婚的小个子男人,特地飞过来看他,看完了,用一首歌来表达她的失望:“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他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虽然我们都生于上世纪60年代,但两个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我身边随便哪一个男人,条件似乎都比他好。但是,我没有被这些差距迷惑住,我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给自己开了一个会。

    首先,我觉得他挺吸引我的。我第一次见他,他穿得乱七八糟,一件藕荷色的西装,一条大花的领带,戴一副特大的眼镜,头顶还有点秃。按理说是挺土的吧?但是这么土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他泰然自若,他有一种骨子里的自信。他和我身边的那些穿着、谈吐都很得体的男人是如此不同,让我有一种想靠近他、了解他的欲望。

    其次,我觉得他的思路很独特,自成体系。那时候和他交流,真的随便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新鲜,让我激动让我深思。我那个时候在华尔街工作,身边那帮所谓的精英,说话、做事都有一个套路,但是他不是,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再次,我比较欣赏他的品质,那种骨子里的厚道和朴实。他最爱吃的东西是煮老玉米和不削皮的苹果。有一次,有人请我们吃海鲜,鱼翅龙虾什么的,那似乎是他第一次吃海鲜,他尝了一口,就直接说出来:“这和粉丝有什么区别啊,还这么贵,以后可别请我吃这种东西了。”

    还有,我觉得他能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一直在国外生活,对国内很多东西都不懂,他呢,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企业家,他做企业,就是经验主义,摸着石头过河,摸着了石头,就向前走一步,摸不着石头,不知水深水浅时就撤。那么,他就是我现成的又具有实际经验的老师。

    我把这四点细细想过,就觉得这婚可以结,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失败了,我也会从这个婚姻中受益。

    后来他向我求婚,没有花,也没有戒指,他说:“我们结婚吧:”。我说:“行。”

    看准了这个人,就嫁给他吧。

    为了嫁给这个人,我放弃了我在香港面对着维多利亚海湾的房子和年薪百万的工作。婚礼是在北京举行的,我的很多朋友从国外飞过来参加,他们普遍有一个共识:张欣跳进了火坑。

    第二次博弈:要不要放弃这段婚姻

    我们头两年的婚姻生活,似乎真如朋友们所料,我一直有一种水深火热的感觉。两个人一起创业,两个人背景完全不一样,两个人又都是主意特大的人,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就吵架。

    有一次吵得特别厉害,我一冲动之下就去欧洲度假了。跳上飞机的那一刻,我想:这婚姻到头了。度假的那段日子,我想,我和潘石屹其实没有什么大问题,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把夫妻和合伙人这两个关系弄混淆了,结果搞得夫妻不像夫妻,合伙人也没做好。

    当然如果要逞一时之强选择离婚,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俩谁离了谁都能活得很好。问题是,我还会遇到比他更好的男人吗?或者说,就是遇到了,还不是要经过磨合吗?我为什么要放弃现成的这个好男人?

    而且我和这个男人已经磨合两年了,眼看也磨得差不多了,再去苦苦寻找另一个,然后还得磨合,这不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吗?这两年不是白磨了吗?太不划算了!

    这么一想,我就决定了,不能离婚,我还是得和这个人在一起,他不肯让步,那么我来。我主动给潘石屹打电话,我们聊了很久,我说:“第一,我们不要离婚,还是要在一起。第二,我们的婚姻要走到下一个阶段,就得有个孩子。”我主动提出来:“我下岗在家生孩子,你自己干吧!”

    我从欧洲回来,潘石屹去机场接我,我们在机场抱头痛哭,彼此都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那个时候我体会到,他其实对我挺有感情的。

    不久我怀孕了。那段时间我在家里安心孕育生命,他独自经营公司,我们不再将公事和私事混在一起,生活回归到一对夫妻应该有的样子。

    其实我想很多人的婚姻,其实都是可以走下去的吧,就是情绪用事,一下子就散了。

    决定下岗生子,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理性最正确的决定。

    第三次博弈:要不要调整自己的角色

    儿子出生后,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庭上。当然仅仅做一个家庭主妇,不是我的理想。儿子上幼儿园之后,我就准备着做些事了。我知道我不能去和潘石屹掺和,否则又回到开始那段水深火热的日子里去了。我想了很久,觉得最好的方法是发挥已长,分工合作。

    潘石屹擅长商业谈判、销售、与政府打交道,我擅长建筑艺术、空间设计,那么这一块就由我来负责。这就意味着,我要从台前退到幕后。我知道该退时候就得退,一味地逞强,只会让你失去更多,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们做现代城SOHO那会儿,房地产行业还没人做样板间呢,我就提出来要做样板间。做成之后,潘石屹左看右都不顺眼,说:“必须把这个样板间给拆掉!”我说:“再忍两天行不行?等我把家具放好,把花摆好,如果你那时还觉得不行,再拆也不迟。”

    结果我的样板间让很多人看了喜欢得不行,排着队来买房。尤其是“长城脚下的公社”,获得建筑业的奥斯卡奖——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建筑艺术推动大奖”,我也被传媒誉为“创新建筑的提供者”。这一点,是潘石屹最服气我的地方。当然,他不服也不行。

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可以自由起舞的天地,我的人生很完美。而这样完美的人生,取决于我的选择,以及我在面对选择时,理性的思考和果断的实施。

    对于女人,这尤其重要。

------------------------------------------------------------------------------------------------------------

潘石屹:是妻子张欣成就了我

北京日报  2011年08月31日

  在中国房地产界,潘石屹无疑是个另类。中央电视台曾经这样评价他:潘石屹不是最有钱的,他的公司也不是规模最大的,但他和他的SOHO中国绝对是最吸引眼球的。在最近发生的北京产生又一个新“地王”和上海楼房整体倒塌的两大新闻中,潘石屹的发言引起了大家的高度注意。

  靠炒房起家

  潘石屹于1963年10月出生在甘肃天水,从小过着贫穷的生活。1980年,他考入位于河北的石油管道学院,三年大专毕业之后,分配到了廊坊石油部管道局经济改革研究室。在那里,他的聪明和对数字天生的敏感博得了领导的赏识,并被确定为“第三梯队”。办公室新分配来一位女大学生,对分配给自己的桌椅十分挑剔。当潘石屹劝她凑合着用时,对方非常认真地说:“小潘你知道吗?这套桌椅可能要陪我一辈子的。”听者有心,就是这不经意的一句话深深地触动潘石屹:难道这一生将与这套桌椅共同度过?

  1987年,潘石屹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当,毅然辞职,揣着80元钱来到深圳。

  由于语言不通,饮食不适应,深圳的生活始终让潘石屹感到非常压抑。两年后的1989年,公司正好要到刚刚建省的海南设立分号,认为“不能错过历史机会”的潘主动请缨南下海南,迎来了他自认为最多姿多彩的人生阶段。

  1991年,海南的经济遭受了第一次低潮,许多淘金者纷纷回到内地,潘石屹和几个朋友成立了海南农业高科技联合开发总公司,开始炒房,淘到了第一桶金200万。

  1992年,潘石屹到北京成立了北京万通实业有限公司,开发了万通新世界广场。通过广告宣传和定价策略以及香港利达行的推广,万通新世界写字楼卖到当时市价的三倍,成为北京房地产界一个里程碑式的项目。

  和妻子闪电结婚

  1994年4月,潘石屹结识了在华尔街高盛银行工作当时正在内地寻找投资对象的张欣。同年10月两人闪电结婚。婚后,张欣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潘石屹衣柜里的所有衣服都扔掉,全部按她的审美标准换新的。好在潘石屹并不像大多数中国男人那样,认同你的审美标准,但誓死都要捍卫自己的自尊心。他不仅任凭张欣打理,还悄悄地努力学习。

  几年过去,潘石屹大有长进,在《时尚》杂志社搞的一个时装展览晚会上,包括陈逸飞在内的500多名嘉宾出席,被评为最佳男装奖的是潘石屹。张欣得意地说,那天的着装完全是他自己随便穿的,可见他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1995年,夫妻两人创立了SOHO中国有限公司,公司开发的第一个项目就是SOHO现代城。

  SOHO是英文SmallOfficeHomeOffice四个单词首字母的缩写,意为“移动办公”。10年前由潘石屹第一次提出这个概念。在追求资源最大化利用的今天,SOHO提高了每一平方米房子的使用效率,让人们自行组合,工作生活更方便,此举赢得了空前的关注。

  SOHO中国成立的十几年来开发出一系列项目,SOHO现代城、博鳌蓝色海岸、建外SOHO、长城脚下的公社、SOHO尚都以及正在被众人关注中的朝外SOHO。尽管每一个在同级别市场上都可谓价格不菲,但都是以“创造力”超越于“奢华”的物业类型。尤其是长城脚下的公社,理念之大胆,设计之前卫,在中国乃至全球更是空前。潘石屹让12位建筑师放开手脚,极尽想像,努力设计出属于这个时代的前卫建筑。单单这种开发理念,就具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以至于好多人认为这样的房子“不是用来住的”、“另类的彻底极至”。但是,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以及法国蓬皮杜中心把至高的荣誉颁给了这个项目。潘石屹对于产品设计的价值创新也得到了国际的肯定。

  尽管夫妻俩在事业上一样辉煌,在家事上,张欣要比潘石屹花费更多的心思和时间。家里大到买房子、装修、买家具,小到请阿姨、请司机、日常的家庭琐事,都是张欣的事情。在这一点上,潘石屹毫不掩饰对夫人的赞许和欣赏。他说:“正因为有了这么一位贤惠与优秀的好太太,家务分工经常引起争端的问题,在我的家里几乎不存在。”不仅如此,张欣还把潘石屹打造成为地产界第一娱乐明星,让潘石屹在电影《阿斯匹林》中成功塑造了一个海归形象。潘石屹感慨地说,自己能取得一些成就,应该说还是妻子成就了自己。

------------------------------------------------------------------------------------------------------------

富豪张欣:曾是工厂女工 闪婚潘石屹

中国企业家  2012-10-17    

  “我什么运动都爱看,足球、网球最爱。要是我晚生30年,没准就当运动员了,也没准就去唱歌剧了,都超喜欢,可惜啊,我们当年没机会。”没成运动员,也没去唱歌,而是跟楼盘设计、销售数字打起交道,她就是那个搞建筑的女人张欣。

  作为中国最富有的女人之一,从女工到剑桥大学硕士、从投资银行到房地产界女王,张欣的过去与现在颇具传奇,她的不达目的不罢休、从不允许自己失败,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商业世界中,凭着外柔内刚的真性情与独到的商业才智脱颖而出,成为众多闪光灯追逐的焦点。

  每个成就背后都有故事,对于那些成功人士我们总是很好奇他们的经历,尤其是那些靠自己一步步走上成功的人。“我是个不能允许自己失败的人”,回顾过去,无疑,张欣的奋斗史为许多人树立榜样。

  张欣并非豪门贵族出生,14岁就跟随母亲从北京移居香港。当时生活困难,于是在香港工厂流水线当起计时工,一过就是五年。这一段被张欣形容为没有思想的机械式生活,她的理想也极其简单,工资能从每月八九百元工资挣到1千元就满足。

  当真的挣到超过1千,张欣不满足了,她开始向往自己能去写字楼工作,当个小白领。为了这个目标,张欣选择了给自己充电,无论多么辛苦,每天下班她都风雨无阻地去读夜校。直到有一天,她终于走进了写字楼,成了一家贸易公司的秘书兼财务。

  “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上学,接受好的教育。”当有朋友对她说为什么不去读书,不管不顾的张欣带着5年打工攒下的3千英镑,一口炒菜锅,一本英汉字典,只身前往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学习经济学,随后又从剑桥大学获得发展经济学硕士学位。

  此后,张欣加盟华尔街,成为一名年轻的分析员,先后在投行高盛和旅行家集团任职。无数精英人士梦寐以求的工作高地,然而对张欣来讲,华尔街是她“人生中最丑陋的地方”。

  她不喜欢华尔街的“铜臭味”,满嘴粗话、嫌贫爱富、利润为王,全是颠倒的价值观。

  当时深受左翼知识分子影响、满怀共产主义情结的她,最高的理想是去世界银行这样的机构帮助第三世界国家。于是,她开始想着回国。时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和张欣在英国是同学,向她推荐了国内一家叫做“万通”的公司。

  “披荆斩棘,共赴未来”万通这一高昂的宣言让张欣激动不已,她很急切地想要跟这些人见面。在见面聚会上,张欣第一次认识了未来的丈夫、当时的万通经营者之一潘石屹。这位其貌不扬,身不高,体不壮,满口甘肃天水土音的男人,因为说话很有原创性,让张欣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们都老大不小了,我那时候二十八九岁了,都不用像18岁那样,还得谈几年的恋爱。” 张欣与潘石屹恋爱四天,潘石屹就向张欣求婚。两人从相互认识到决定结婚,前后不过两星期。后来,两人共同创立SOHO中国。当时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远远没有形成气候,敏锐的市场直觉创造了巨大的回报,也造就了富豪榜上长盛不衰的夫妻档。

  “我是一个没有任何女权意识的人”张欣曾对《中国企业家》说,“男人和女人就像一只鸟的一对翅膀,少了哪个都不行。” 事实的确如此,起码张欣身边所有的女朋友都无法想像,如果没有潘石屹,张欣会怎样。反之亦然。而共同的价值观和人生目标是做好“夫妻档”关键所在。

  “教育改变了我的命运。当我有机会帮助别人的时候最想做的是教育。” 如今,财富让她重拾梦想。过去的6年里,张欣夫妇一直在甘肃的乡村学校做慈善,让留守儿童看到教育可以改变命运的希望。

  “人需要理想主义,不能每天都生活在各种问题中。理想让我们看得远、飞得高。”张欣认为真正的幸福来自于人的内心,有永恒的追求,不受环境的影响,还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环境,给他人带来幸福,而幸福和成功并没有直接关系。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