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形与神”,“立”意东方韵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封面图) 贝聿铭认为:“空间与形式的关系是建筑艺术和建筑科学的本质。” 因此,在他的任何设计中都不会放松协调、纯化、升华这种关系的努力。在设计时他对空间和形式常常都做多种探求,赋予它们既能适应其内容又不相互雷同的建筑风貌。 建筑空间和形式风貌代表了一种可触摸可感知的实体存在,它是我们在审视和判断一

(封面图)

贝聿铭认为:“空间与形式的关系是建筑艺术和建筑科学的本质。”

因此,在他的任何设计中都不会放松协调、纯化、升华这种关系的努力。在设计时他对空间和形式常常都做多种探求,赋予它们既能适应其内容又不相互雷同的建筑风貌。

建筑空间和形式风貌代表了一种可触摸可感知的实体存在,它是我们在审视和判断一座建筑时的“初形象”。然而形象要引人入胜,就必须蕴含着其内在特有的精神属性,即是建筑的思想。而建筑形式与神韵的相互统一,将承载着岁月的底蕴与历史的痕迹,作为社会环境的延续,亦归属于文化内涵的传承与新生。葛洲坝北京中国府在建筑的雕琢上以行为体、神为韵,通过对当代建筑意义的探索,呈现出具有文化内涵的建筑美学。

行为体·传承中式建筑精髓

在中国无论天文、地理、人道都不能离“中”而立,具象到建筑上,平面对称、均衡布置等格局构建为中国建筑的体正中和。在历史悠久的北京文化种,从皇城宫苑到普通民宅;从群体建筑的规划到一户一室的布局;从亭台楼阁,到轩榭廊舫,再到厅堂馆斋……处处可见中式对称的影子。

葛洲坝北京中国府,以浓郁的北京文化为支撑,提取合适的建筑元素架构建筑形体:独特的新中式格珊与图案,印章、景窗、屏风等元素转化为建筑饰物,充满质感的岩石肌理,象牙色、木色、靛蓝色、朱红色的北京颜色。同时融入西方文化,将传统意境和现代风格对称运用,以现代设计来传承东方文化的神韵和精髓,考究建筑的线条比例,以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打造富有传统韵味的对称空间,构筑中国府专属的新中式立面形体。

(葛洲坝北京中国府立面推导示意图)

神为韵·石材雕刻建筑风骨

正所谓“相由心生”,在建筑的章法中,直观的外形往往决定了建筑的内在韵味。葛洲坝北京中国府以匠心演绎品质,为了能让居者感受建筑每处工艺一丝不苟的物理基准,设计师对建筑石材的质感、厚度、肌理、色差等表现出严苛的标准,在仔细对比石材色差、纵深面积、纹路变化之后,最终选定以沉香米黄为建筑原石。

项目在表达砖石厚重、稳固性的本质基础上,在细节处理上跳脱标准化的无味复制,以黄金麻和沉香米黄的创新石材搭配,交错赋予建构美感,将石材硬朗、挺拔的厚重感,原汁原味的融于建筑之中。以沉香米黄石材绘制出浮雕效果,使得建筑具有浑然天成的石砌效果。配合以简练的线条、金属饰面增强了建筑整体的韵律感,让居者自建筑一石一瓦、一梁一柱中均能感受到中国府内在优雅而坚韧的韵味。

(葛洲坝北京中国府效果图)

意为内涵·重塑东方建筑文化高度

建筑是城市的史书,记载了城市的文化和历史,承载了人们对过去的追忆,是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产物。建筑外立面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表层皮”,其作为连接和转换建筑内外空间的媒介,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建筑的外观、空间功能以及城市界面。葛洲坝北京中国府一脉相承东方建筑文化,以西方建筑技艺加持,匠造时代大宅,在保证居住功能,提供健康舒适智慧生活的同时,让建筑承载更多东方的历史感与文化内涵,筑就成经得起时间洗涤的艺术精品、文化邸院。

(葛洲坝北京中国府效果图)

神即形也,形亦神也,形神造意也。葛洲坝北京中国府以建筑的“形神意”,将传统建筑与现代技艺结合,向文化致敬、向生活致敬,为当代国仕敬献一处国府大宅。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